激情小说 - 都市小说 - 女人夜里你不乖在线阅读 - 第162章 怀念我之前给你暖手?

第162章 怀念我之前给你暖手?

        在此之前,见过周胭的陆聿辰也问了周胭这个问题。



        周胭点头,“陆聿辰是送了你礼物,是一块手表,石英表,镶钻石的。你那时候总抱怨你的电子表不准,考试的时候不方便,他就送了一块贵重的手表。”



        祈宁直起身,“那手表呢?”



        “我卖了!”



        周胭说得理直气壮,“积家贝母镶钻的手表,我卖了三十万自己用了。”



        祈宁的手攥得紧紧的,她好像给周胭一巴掌,打她的恶毒和不知廉耻。



        她愤而起身,带倒了一旁的凳子。



        忽而,陆聿辰推门进来,他看祈宁的神色紧张异常。



        他阔步走了过来将祈宁拥进怀里,安抚,“岁岁不气,别冲动。”



        陆聿辰轻轻地拍着祈宁的脊背,像是安抚一只愤怒的小猫。



        他的岁岁是可以伤人,可她伤人的场所不应该是警局。



        “以后,我找机会让你出气,但不是这里。”



        祈宁的鼻子以下埋在了陆聿辰的怀里,她的手下意识紧紧攥着他后背的衣料,那双乌灵的眼睛却瞪着周胭满是恨意。



        陆聿辰拥着祈宁出去。



        云初见祈宁脸色惨白,她将事先准备好的红糖水递给了她。



        她坐在一旁休息,脸色不佳,情绪低落。



        宋景年双手插在大衣口袋里,向云初挑眉,而后偏头向外。



        云初会意,拍了拍祈宁的肩膀。



        “我还有事,先走了,让三爷送你回去,行吗?”



        祈宁,“我自己能回去,你去忙吧!”



        宋景年过去拉着云初的手,两人走了。



        陆聿辰勾唇看着两人十指相扣,他自嘲地笑笑,“宋景年还真是后来者居上。”



        祈宁也欣慰一笑。



        陆聿辰坐在她身边,不打扰她,看着她喝红糖水。



        坐了好一会儿,陆聿辰提议,“我送你回去?”



        他怕祈宁拒绝,又说,“做不成恋人,难道普通朋友也不行?”



        祈宁看着陆聿辰那双深邃的眼睛。



        她眼眶泛红,她颔首,“走吧!”



        祈宁没想到自己是一个给陆聿辰带来巨大伤害的人,她与他之间,不仅有爱,还有孽!



        远处,看着祈宁上了陆聿辰的车离开,云初会心一笑。



        不多时,一辆低调,平价的车跟了上去。



        云初紧张地扯宋景年的袖子。



        “那是什么人的车?”



        宋景年搭眼一瞧,轻笑,“是陆三儿派保护祈宁保镖的车。”



        云初诧异地看向宋景年。



        “一直有人暗中护着祈宁?”



        宋景年点头。



        他目光幽深,“从祈宁出院就有人暗中保护她。云初,男人真心爱护一个女人,体现在方方面面,女人或许没看到,但不代表男人没做。”



        怎么特别像说他自己?



        云初嗤笑。



        她仰靠在座椅上,“三爷真是个好男人!”



        宋景年微微一顿。



        他咬牙切齿地赞同,“对,只有他是,剩下的男人都他妈不是好人。”



        宋景年扫了一眼表,“赵延,送云初去片场,从片场回来,你把她送回尚云别院。”



        还来?



        云初死死瞪着宋景年。



        宋景年得意浅笑,而后迫近她耳边,“有本事,你今晚榨干我,我或许能消停几天。”



        云初上手拧宋景年。



        宋景年扣住她的手往怀里一带,“你乖一点,我考虑少要你一次。”



        车子发动,车厢内暧昧丛生。



        赵延识趣地升起了隔档磨砂玻璃,他老板这车是定制的,定制之初就有这项功能,但时至今日才派上用场。



        他终于领会了之前秦骁的“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诸多不易。



        另一边,祈宁安静地坐在车里。



        陆聿辰几次尝试握住了她的手,“手这么凉,是不是穿少了?”



        秦骁见此,赶紧升隔挡玻璃。



        忽而,他手机发来一张照片劳斯莱斯车内格挡玻璃的照片,后面还有一团模糊的声音。



        赵延留言——我被宋总撵下车了,在街头冻得瑟瑟发抖,我才理解你当初的辛苦,咱俩真是难兄难弟。



        秦骁小声嘟囔,“你这刚哪到哪?”



        看着缓缓上升的隔挡玻璃,祈宁脸颊泛红,她想挣脱陆聿辰的手却徒劳。



        陆聿辰舔了下嘴唇,人凑了过去。



        “这是我最含蓄的帮你暖手了,你若不喜欢,难道还是喜欢以前的暖手方式?”



        以前?



        祈宁脸颊红透,她扫了一眼陆聿辰的腰腹,“陆聿辰,你还要不要脸?”



        情侣之间的亲密暗语,私密又暧昧,这也适用于前情侣。



        之前两人在一起的焐手,可不似现在这般。



        祈宁一到冬日里就手脚冰凉,陆聿辰则永远炙热滚烫。



        他在床上就像她的取暖器,她两只冰凉的脚丫永远会像找到“家”一样放在他两腿间。



        至于两只手,陆聿辰也给她们找好了地方。



        祈宁不喜欢他找的地方,原因很简单,他毛发茂盛,扎得慌。



        后来,陆聿辰顾及她的感受,修剪得圆润,规整,她起初勉强接受,时间长了,她接受度也越来越高。



        最后,她揉捏搓提,手感不错。



        回想以往,祈宁脸红得都能滴出血来。



        陆聿辰觑着她的脸,他低声调侃,“这是想起什么了?是不是怀念我给你买的暖手宝?”



        祈宁抬眼看向陆聿辰,眼中错愕又幽愤。



        陆聿辰不以为意,佯装不懂的解释。



        “那暖手宝充电快,毛茸茸的,热度也高,你说不要就不要了,不觉得可惜?”



        陆聿辰确实给她买过一个充电宝。



        小兔子的样子,体积不大,两只手可以握住,方便携带又暖手。



        可他现在说的话怎么就透着一股子不正经?



        一语双关吗?



        祈宁白了陆聿辰一眼,不搭理他。



        陆聿辰笑容潋滟。



        他轻咳一声,转了话题。



        “景年和云初在一起了,火速同居,”陆聿辰摆弄祈宁的指尖,柔软,光滑,“选的宅子在沁心园附近,是徽派建筑,叫尚云别院。”



        祈宁知道两人在一起了,但没想到进展这么快。



        “你的意思是云初很快就搬出去了?”



        陆聿辰颔首,“对。你一个人住,我不放心,要不你也搬回来,好不好?”



        祈宁觉得陆聿辰又在套路她。



        她摇头,“不好,他俩是谈恋爱,咱俩已经分手了,我搬什么搬?”



        “不住一起,你住主屋,我住厢房。”



        陆聿辰又试探。



        祈宁扯开陆煜辰的手,“你是不是当我傻?你从厢房到主屋,几步路啊?”



        “至少三步,一好好表现,乞求你原谅,二重归于好,搬回主屋,三订婚结婚,白头偕老。”



        陆聿辰忍着笑,一本正经地解释‘三步走’。



        他拧眉,“你别小看这三步,我走出每一步都是跋山涉水,无比艰辛。”



        祈宁实在忍不住了上手捶陆聿辰。



        他笑着接着她的小粉拳,不躲,不还手,结结实实地落在他身上,他觉得他又往前了一步。



        祈宁打着打着就停了,她揩了一下眼角的泪,偏头不再看陆聿辰。



        彼时,陆聿辰的电话响起。



        他扫了一眼,“师母回来了,找我一定问你的事。”



        祈宁看向陆聿辰,他表情为难。



        之前的事是说一次,伤一回。



        祈宁拿过他的手机,滑动接起,“师母,我是祈宁。”



        林芳之的眼泪瞬间滑落,“祈宁,你和小陆的事,景年和我说了。我想和你见一面。”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