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小说 - 都市小说 - 女人夜里你不乖在线阅读 - 第157章 脱他衣服还挺熟练

第157章 脱他衣服还挺熟练

        这么冷的天,你不知道穿羽绒服吗?总是穿商务男装,羊毛绒大衣,来这当精英男神,谁认识你啊?”



        祈宁的口吻特别像妻子埋怨喝多晚回家的丈夫。



        陆聿辰怔然地看着她。



        他片刻才开口,“嗯,我知道错了。”



        祈宁顿了顿,抬眼看向陆聿辰。



        他穿的黑色毛衣带着两条白色的小菱格,干净,儒雅的款式,可眼下却手感冰凉。



        她垂眸,“你是不是傻,你怎么不在车里等?”



        祈宁脱口而出的抱怨让陆聿辰心情大好,他不着痕迹地笑了笑。



        他委屈地看着祈宁,“这是在云宜,就一辆车,让景年开走了。”



        祈宁去解陆聿辰黑色衬衫的扣子,又停住手,觉得不妥。



        “衬衫你自己脱吧!”



        陆聿辰颔首,“我自己来...”



        豌豆大笑的黑色纽扣,他平时解,扣都是游刃有余,可现在半天没解开一颗。



        “行了行了,我来吧!”



        祈宁又凑近了些,一粒一粒的解开。



        圆润的喉结,平滑的锁骨,精硕的胸肌线条,一一显现,让祈宁想起了两人曾经的亲密,他的莽撞,他的温柔。



        陆聿辰握住祈宁的手放在胸口处,“这凉不凉?”



        方沁端着姜汤进来,放在门口的角几上,又将小盆子也放下。



        她偏过头才说,“小宁,东西都准备好了,你让陆总喝吧!”



        祈宁从陆聿辰那挣脱出来,她过来端姜汤,就见门都关上了。



        陆聿辰低头轻笑,他拢起被子裹在身上。



        祈宁端汤给他,“别装了,自己喝。”



        “我装的?”



        陆聿辰觑了一眼自己还通红的手,“你不会以为我的手是假肢吧?”



        祈宁说不过他,开始拧毛巾给他擦身上。



        以往,他热得像个火炉子,现在确实冷冰冰的。



        祈宁温热的指尖触碰到他的皮肤,他心都跟着发痒却不能有任何表露。



        她换了两盆水,又打了第三盆回来。



        “你把裤子脱了,自己擦擦腿,然后泡下脚。”



        陆聿辰皱眉,“我站不住,脚冻伤了...”



        祈宁想快点安顿好他回去睡觉。



        他俯身解开了他的皮带扣,陆聿辰抬眸看着她,他轻笑,“还是很熟练!”



        祈宁扬手要打他,他却拉着祈宁抱住她的腰将人拢在了身下。



        水盆叮叮当当地响,水都洒了。



        可陆聿辰就是禁锢着祈宁。



        他眸色深邃温柔,“让我抱抱你,我太想你了。”



        “你知不知道什么是分手?”



        祈宁瞪着陆聿辰。



        陆聿辰伸手将她的头发撩到耳边。



        他沉声,“知道,可我没打算放手。”



        “好的前任应该像死了一样。”



        祈宁咬牙切齿,想起身却被陆聿辰的大腿压着动不了。



        陆聿辰自顾自地看着她嘴唇开合,恨不得将人都烙印在眼眸中。



        他轻笑,“岁岁,我要是真死了,你不伤心?”



        死?



        祈宁没想过。



        两人即便不是恋人,她也希望陆聿辰好好的,不能死,不能病。



        陆聿辰俯身,嘴唇颤抖地落在她的唇角。



        柔软的唇瓣相碰,祈宁觉得恍惚。



        陆聿辰的思念绷不住的外泄。



        他像舔舐心仪已久的冰淇淋一般,小口,温柔,不忍心一口吞下,只是唇舌相依的瞬间,他的理智土崩瓦解。



        陆聿辰的大手覆在她的小腹上,只一瞬,祈宁停住了。



        她睁着眼睛看着同样停在那的陆聿辰。



        四目相对,两人眼中的情绪都是悲伤,愧疚还有害怕。



        祈宁苦笑,“你也想到你期待的女儿了吗?”



        陆聿辰眼睛蒙上了泪,祈宁亦然。



        伤痛还在,他与她此时的亲密不合时宜。



        陆聿辰起身。



        他缓声,“抱歉,没控制住自己。”



        祈宁捋了一下头发顺在耳边,“你早点休息。”



        她起身收拾好水盆,地上的水,她才走。



        陆聿辰一直看着她的一举一动,心一寸一寸地下沉。



        祈宁回到云初的房间。



        她依靠着门,那些痛苦的回忆纷至沓来。



        祈宁觉得她要和过去彻底断舍离,不然,她永远走不出来。



        酒店的套房内,宋景年还没结束他新一轮的快慰之旅,他的欲望像是被关了太久的饥饿凶兽,一旦出笼,再难回。



        云初像是一个被他牢牢掌控的瓷娃娃。



        她的敏感,她的舒爽,在他寸寸攻城略地里失守,沦陷。



        黑暗中,宋景年带着情欲的脸不再禁欲,清冷,只剩沉迷。



        云初娇喘着骂他,“宋景年,你是畜生吗?”



        宋景年哑然失笑,大掌抚弄,“我..是。”



        他将云初翻转。



        云初脸埋在枕头里,不耐,“你又干什么?”



        宋景年附在云初耳边,亲吻她的耳垂。



        他慢条斯理地说出了一个字,“你!”



        云初将两人的话连在一起,耳尖潮红。



        她以为宋景年在这种事情上会如同他这个人一样,外边狂,语言冷,脾气燥,但他会克制,没想到他彻头彻尾就是个疯子。



        他太能折腾了。



        宋景年这个人如同他的脸一样,太具有欺骗性了,他的力气用不完,他的硬度软不掉。



        后半夜,飘摇了一夜的小船才靠岸。



        第二天一早,云初睁眼就看到满床的混乱,她脸红得都快滴血了。



        浴室内是哗哗的流水声,宋景年在洗澡。



        云初觉得她得跑,至少不能这么狼狈地让他在白日里看见,只是她现在浑身疼,累得手都不想抬。



        云初打着晃起身,她找昨天被宋景年脱掉的衣服。



        宋景年从浴室出来就见云初寸缕不着。



        一身冰肌玉骨,肤白如玉,腰窝和脖颈处还有他昨晚留下的痕迹。



        他不着痕迹地紧了下松垮的浴袍,若是再来一次,云初一定会提前剪了他。



        宋景年闷笑,“宝贝,找什么呢?”



        云初站定在那,人很僵。



        宋景年阔步过去,将人从后面抱住。



        “累吧?我抱你去洗洗。”



        拒绝的话还没说出口,宋景年已经俯身把人抱去了浴室。



        门外,宋景年的助理赵延端着宋景年点的早餐听门里的动静,水声中又掺杂了阵阵娇喘和惊呼。



        他扫了一眼餐车上的牛奶,拿过喝了一口。



        “得嘞,我中午再送午餐吧!”



        秦骁则把早餐放在陆聿辰的桌子上。



        陆聿辰正在研究荣创集团的股东的资料,拿着红笔勾画出两个人。



        “这两人之前就是姚夫人举荐进的陆氏集团,他俩现在仍持有荣创的股权。现在姚夫人回来了,他们俩一定动心思,”陆聿辰撩眼皮叮嘱秦骁,“盯住他俩。”



        秦骁颔首,“三爷,你先吃早餐吧!”



        陆聿辰是凌晨两点回来的,他神情疲惫,灰败,像是又受到了某种打击。



        秦骁也不敢问。



        而后,陆聿辰吃了安眠药睡下,早上起来洗漱后就直接办公。



        他这个机械的样子,特别像个只会工作的机器。



        忽而,响起了门铃声。



        秦骁开门。



        宋景年的助理赵延阔步进来。



        “三爷,祈宁小姐来了,说是给云小姐送衣服和靴子。可宋总那边...那边又开始了,我让祈宁小姐到我那等也不好,我觉得吧...”



        陆聿辰勾唇,“秦骁,把人领这来。”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