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小说 - 都市小说 - 女人夜里你不乖在线阅读 - 第154章 老婆没了,我要脸给谁看?

第154章 老婆没了,我要脸给谁看?

        提到云初回家相亲,宋景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她跑了多年龙套才熬出头,是您和云夫人着急让她结婚嫁人?”



        一句话,就噎住了云初的父亲云亚青。



        他们是尊重云初的梦想的。



        “不是,宋总,是初初的表姨介绍小陈给初初认识的。小陈也在深城工作,我们寻思两人多接触,处不成恋人,做朋友也有照应。”



        陆聿辰见祈宁闷声不说话,他夹了一块排骨到她碗里。



        祈宁要夹出来,就见陆聿辰皱眉。



        他做口型,说了句,“这样没礼貌!”



        在云初家把未动的菜夹到桌子上,是没礼貌。



        祈宁瞪了陆聿辰一眼,只得吃了。



        陆聿辰正得意。



        宋景年撞了一下他胳膊,“你名片呢?”



        陆聿辰名片没带身上,宋景年让秦骁送了上来。



        他将自己和陆聿辰的名片拍在云亚青手里,“云先生,在深城,有我俩罩着云初,您完全不用担心。”



        陈凛气闷地皱眉。



        他拿起杯子,“宋总,我陪你喝一杯。”



        宋景年捏着酒盅,睨了一眼陈凛,“你老板陆予执跟我喝酒,我还得考虑喝不喝。你敬我,合适吗?”



        云初觉得宋景年咄咄逼人,不可理喻。



        她扯陈凛的胳膊,让人坐下,“宋总这人脾气大,你别理他,我和你喝。”



        说完,云初拿着酒盅与陈凛碰杯,她一饮而尽。



        宋景年从小到大都是天之骄子。



        只有他不给别人面子,哪有人敢如此驳他的面子?



        一股子低气压瞬间盘旋而来。



        陆聿辰过来主要是为了见祈宁一面,哪怕说不上话,看看她也好。



        可眼下,宋景年被云初当众撅了面子,他脸色面沉如铁。



        陆聿辰不是个话多的人,废话和不必要的场面话,他从不说。



        他轻咳一声,“云夫人的菜烧得很好,怪不得云初做菜也好吃,是得您真传。”



        云夫人方沁笑容和蔼,,“她和小宁都是馋猫,在深城想吃只能自己动手,要是我和她爸在她身边,她才懒得操心呢!”



        陆聿辰在桌子底下又磕了宋景年的腿一下。



        宋景年会意,“我这次来就是邀请您二位去深城住,陪着云初。”



        他剔了陈凛一眼,“云初是独女,你们搬去深城,互相有照应,你们不操心她,她不担心你们,两全其美。”



        陈凛刚要插话,就听宋景年又说,“房子我已经准备好了,在公司附近,400平的大平层,是我给云初加盟景华娱乐的福利待遇。”



        云初咬着筷子听着宋景年的话。



        她干咽了一口,“要租金吗?”



        宋景年哂笑。



        “不要,物业费我已经续交了十年,二老放心住就行。”



        云初赶紧冲父母使眼色。



        这种便宜,不占白不占。



        夫妻俩以后能时时看到女儿,自然也高兴,一个劲儿地感谢宋景年。



        云亚青捏着杯子谢宋景年。



        “谢谢宋总,感谢您对云初的照顾和栽培。”



        宋景年突然间心情就好了。



        一种反客为主的优越感又回来了。



        他沉声,“我自己带的艺人,当然要心疼。”



        原来,宋景年亲自带云初。



        经纪人?



        方沁觉得要是经纪人的话,宋景年有点不太好相处,给云初换了女经纪人会更好、



        “云初不懂事,给您添麻烦了,宋总,你带几个艺人?”



        宋景年皱眉,嗔怪地觑了一眼云初。



        可见,她在她爸妈面前根本没提过他这号人。



        “我就带云初一人。”



        宋景年轻笑,“我对她的发展前景很看好。”



        云初父母都是退休职工,对宋景年和陆聿辰的名片中的文字的意义,概念模糊。



        陈凛见云亚青还想问,他抢了话头聊起了云初的表姨。



        宋景年的家世,他岂是能比的?



        另一边,陆聿辰则照顾祈宁吃饭。



        祈宁夹鱼,陆聿辰用筷子压住她的筷子。



        祈宁挑眉,又夹另一边,他又用筷子压住她的筷子头。



        因为坐的是小圆桌,祈宁与陆聿辰之间只隔了一个空座位的距离。



        陆聿辰突然伸手勾住了祈宁的凳子,将人一点一点地扯了过来。



        他剔了一眼陈凛,低声说,“听说你在喝中药,喝中药不宜吃腥辣食物。”



        祈宁怎么把这事儿忘了?



        转而觉得不对,她质问,“你骚扰云初了?”



        陆聿辰无奈,他觉得祈宁现在是打心里讨厌他,防备他。



        “没有,云初和景年提了句,景年告诉我的。”



        陆聿辰无波无澜的神情,看不出什么情绪。



        他用公勺舀了一勺松仁玉米放在祈宁碗中,“快吃吧,一会儿菜凉了。”



        祈宁觉得宋景年和陆聿辰真有意思,不请自来。



        一个卯足劲儿地搅和云初和陈凛的事,一个宾至如归地伺候她吃饭献殷勤。



        她轻声嘟囔,“个顶个的不要脸。”



        陆聿辰捏筷子的手微微一顿。



        他眉眼含笑,自顾自地说,“我老婆都没了,我要脸给谁看?”



        祈宁咬着筷子头,没接话。



        陆聿辰几乎没吃东西,他只时不时偏头看祈宁。



        见她喜欢的菜就放到她碗里,离她远的,她不好意思夹的,他给她夹。



        他没说什么,只是自然地做着这些事,轻车熟路,毫不刻意。



        宋景年的气息自带刚硬的狂躁,陈凛发怵,可他是真心喜欢云初,也不肯退让。



        几圈酒下来,云亚青喝多了,酒劲儿上头。



        云初很生气。



        一方面是宋景年不请自来,言语刻薄地怼陈凛,还有一方面就是云亚青胃不好,他为了女儿的前途不好拒酒。



        宋景年不了解情况却因与陈凛不对付,陈凛一杯,他一杯地与云亚青喝。



        她沉着脸,“宋总,我们家酒这么好喝吗?”



        宋景年也生气,他觉得云初整晚都向着陈凛,不搭理他。



        他气闷回怼,“好喝,人美酒甜,陈凛不是也喜欢?”



        陈凛得意,“我没事,没喝多。”



        云初也瞪了陈凛一眼,“你和宋总酒量好,我爸陪不起,你们俩喝吧!”



        说完,她扶着云父回了房间。



        彼时,饭桌上只剩下陈凛和宋景年。



        祈宁坐在沙发上,吃瓜子。



        她时不时撩眼皮看不说话,只剥瓜子的陆聿辰。



        祈宁绷不住,“饭也吃了,酒也喝了,你和宋总还不走吗?”



        陆聿辰觑了一眼宋景年。



        他沉声,“不急。”



        一记重拳砸在软棉花上,祈宁翻了个白眼。



        陆聿辰抽过抽纸擦擦手,将他剥好的瓜子仁推到祈宁面前。



        奶白色,堆成小山一样的葵花瓜子仁。



        祈宁怔了怔,她最喜欢这样吃,攒多了,一小撮,一起放在嘴里,又香又过瘾。



        “你小时候喜欢这样吃,上学那会儿也是,现在也没变吧?”



        陆聿辰垂着眉眼,他拨弄手腕上的红绳,“吃吧,吃完了,我再给你剥。”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这样吃?”



        祈宁不解。



        陆聿辰勾唇,“你猜我怎么知道呢?”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