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小说 - 都市小说 - 女人夜里你不乖在线阅读 - 第148章 天降抵不过竹马,我成全你!

第148章 天降抵不过竹马,我成全你!

        陆聿辰见陆予执不接档案袋,又递了一下。



        他眼中波澜惊现,“二哥不敢接,怕了?”



        陆予执扯过档案袋,一言不发,眸色幽深带着狠辣。



        电梯门打开,两人一前一后地进了书房。



        陆予执坐在办公桌前看档案袋里的材料。



        陆聿辰则打量书房陈设,没放过任何一个角落。



        书房,陆予执谋划处事的地方,太值得细看。



        他重点寻找书架上类似笔记本的书。



        陆聿辰猜想若是祈宁的日记被人有计划地偷走了,那只会是陆予执或者叶西棠。



        这二人,一个在意祈宁暗恋是他,一个在意他喜欢祈宁。



        忽而,一本橙黄色的笔记本映入眼帘。



        陆聿辰拿过来,他微微皱眉,竟然是一本《格列夫游记》。



        陆予执一目十行地扫了一遍材料的内容,他不由捏紧了a4纸。



        他没想到祈宁的牛奶里竟然还被掺了过量的安眠药和米菲米索。



        陆予执抬眼望向陆聿辰,他正目光沉沉地翻着《格列夫游记》。



        “老三,你这资料是哪里来的?”



        陆聿辰翻书页的手顿住。



        他很佩服陆予执的心态——沉稳,淡定。



        “医院的资料是司深那提供的,剩下的是我查的。二哥,你不会觉得我查不到吧?”



        陆予执目光深深地看了陆聿辰一眼。



        他垂眸,“没想到是叶西棠。”



        陆聿辰将书放回去,失望之色一闪而过。



        他转身阔步走了过来,拉开对面的椅子坐下。



        “所以,我今天过来也是向二哥您道歉,那天是我冲动了。给您看资料,就是解释我那天冲动的原因。”



        原因?



        陆予执没太听明白。



        只不过陆聿辰那天直呼陆予执的名讳,今年再见一口一个二哥地叫着。



        陆予执勾唇,“自家兄弟,不说这些。我那天心疼祈宁,说话也不好听。”



        他将材料放在一边,“你打算怎么处置叶西棠?”



        陆聿辰嘴角收了回去。



        他叹了口气,“叶西棠对我有恩,我只能在热搜的事情上对她和叶家小惩大戒。只是,祈宁心里恨我...”



        陆予执眼中的得色悄然渲染,又悄然褪去。



        “你和叶西棠到底有感情,是不好对她下手。”



        陆聿辰抚弄蓝钻尾戒的手捏紧了指环。



        他眼中的阴鸷一闪而过,“是,毕竟有旧情。”



        陆聿辰声音冷了几分,“只是,她害死的是我孩子,而祈宁更是....若不是季司深心细,发现祈宁神志不清,他做了检查。只怕清宫手术,一针麻药针剂的剂量就把祈宁打死了。”



        听此,陆予执心弦紧绷。



        原来,刚才那医院出具的检测报告是佐证这一点。



        叶西棠要害死祈宁!



        那牛奶送货员林平不只收了他的好处,叶西棠的好处,他也收了,甚至收得更多。



        林平极有可能已经反水,将他的事告诉了叶西棠。



        这样一来东窗事发,叶西棠可以将此事推到他陆予执身上,她坐收渔翁之利。



        陆聿辰觑了陆予执一眼,神情落寞,静默不言。



        陆予执回神,“你和祈宁...”



        “分手了!”



        陆聿辰垂眸,“天降敌不过竹马,听说祈宁暗恋二哥多年,还为二哥写了十年的暗恋日记,我又有什么资格跟你抢她?”



        陆予执有点凌乱。



        他似笑非笑,佯装懵懂,“暗恋日记?是什么?”



        “我也想知道,她跟我吵架的时候提到的。我让她把日记交出来,她竟然说云初搬家那天被搬家公司公司的工人给偷了!”



        陆聿辰摇头哂笑,“她用这么可笑的理由敷衍我。可见日记还在她那,她心里也只有二哥你。”



        云初搬家,搬家工人偷走了祈宁的日记?



        是叶西棠所为,日记在叶西棠那!



        陆予执曾故意不止一次在叶西棠面前提及日记的事情,他在引导叶西棠想办法将祈宁写给陆聿辰的日记搞到手,毁掉。



        现在看来,她做了这件事却没知会他。



        叶西棠真是好样的!



        陆聿辰睨了陆予执一眼。



        他起身告辞,身体却微微打晃,他撑住了桌面。



        陆予执挑眉,“你怎么了?”



        陆聿辰眼中闪过丝丝狡黠,他摇头,“没事。”



        陆予执面色平和,“不留下吃午饭?”



        “不了,集团里还有事。”



        说这话的时候,陆聿辰神色晦暗,似乎想到了什么一样。



        陆予执要送他下楼。



        他拒绝了,“二哥留步,我和姚姨打声招呼就走了。”



        陆聿辰进入电梯,扫了一眼监控摄像头。



        他背过身从西裤口袋里拿出药瓶,拧开,却不慎泼洒了。



        陆聿辰俯身去捡,起身后又从药瓶里拿出一颗吞服。



        书房内,陆予执看着电梯监控中陆聿辰的一举一动。



        他勾唇,“废物,犯病了?”



        陆予执滑动鼠标放大,在电梯一角落看到白色的药片,他笑意不减,恣意地仰靠在沙发椅子上。



        忽而,他目光扫过陆聿辰送来的资料上,眼中窜出狠辣。



        叶西棠太过火了,想跟他来一石二鸟,除掉祈宁,害了他。



        她就可以向陆聿辰邀功,换取陆聿辰的青睐?



        简直是笑话。



        陆予执给陈凛打电话,交代他到电梯把药片捡出来,去送检。



        陆聿辰下楼。



        陈凛正在和姚夫人聊天。



        见他,陈凛挂了电话,起身,“三爷!”



        “陈凛,你这么春风得意是有什么喜事吗?”



        陆聿辰发觉陈凛笑容很开,似乎在和姚夫人说值得高兴的事。



        姚期芳高兴地说,“我们陈凛有喜欢的姑娘了,要回家相亲了。”



        “夫人!”



        陈凛紧张异常,“八下没一撇的事儿,你跟三爷笑话我。”



        陆聿辰拧眉。



        他浅笑与姚期芳道别,出了陆宁公馆。



        门口车里,秦骁起步开出五十米又停下。



        陆聿辰整理袖口,他扫了一眼表。



        “回去看看,药片陈凛捡走了吗?借口档案袋落下了,把档案袋拿回来。”



        秦骁颔首,又听陆聿辰说,“坐电梯下来的时候,你再做一遍低头找东西的样子。陆予执生性多疑,你要让他相信,那药不是我故意掉的,我迫切地想查实是否有遗漏的药片。”



        “知道了,三爷。”



        秦骁推门下车。



        陆聿辰在后座闭目养神。



        陆予执给他连环计,他也还他连环计,附赠借刀杀人。



        不多时,秦骁拎着档案袋回来,上车。



        “三爷,药片被陈凛捡走了。”



        他回身将档案袋递给陆聿辰,“我们为什么要把这个资料再拿回来?”



        陆聿辰哂笑,“这是假的,真的要陆予执去调查,他自己才信,而我直接看他的调查结果。再有,我搞到的证据白送给他,不符合我的处事方式,他会生疑。”



        陆予执的调查成果应该是和叶西棠反目,并找到林平这个人!



        秦骁心中惊叹他家三爷城府。



        陆聿辰又说,“从今天起派人盯着叶西棠和陆予执,拍照,拍视频,尤其是两人在一起的。”



        秦骁不解。



        陆聿辰笑得爽朗,“陆予执动叶西棠前,一定向叶西棠索要日记,拍下二人见面的证据,我要拿给祈宁看!”



        秦骁知道陆聿辰要把日记拿回来,也要让祈宁彻底看清陆予执的真面目。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