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小说 - 都市小说 - 女人夜里你不乖在线阅读 - 第131章 流产,我不相信他!

第131章 流产,我不相信他!

        祈宁泪眼模糊地盯着第三次被挂断的手机。



        她又拨了过去。



        这次电话通了,接电话的竟然是叶西棠。



        “祈宁?是你吗?”



        叶西棠嘴角漾笑,“你找聿辰吗?他和我在一起,我稍后让他给你回电话。”



        这时,陆聿辰领着警察过来。



        叶西棠见此放下手机,她故意将陆聿辰的西装不着痕迹地剥掉,露出大片裸露的胸脯,她眼神楚楚动人,呆滞又受伤。



        陆聿辰皱眉,“糖糖,你把衣服穿好!”



        命令的语气,不耐烦的口吻,可在电话那端祈宁听来却是别有深意。



        叶西棠哭啼的出声,“聿辰,我不是故意的,我怕疼...我...”



        祈宁的脸上唯一的血色被这几句话抽空了,豆大的汗珠沁在她额头。



        她挂掉手机,昏昏沉沉地起来,可人根本坐不住。



        她嗫嚅,“宝宝...别怕,妈妈救你...救你...”



        祈宁撑着力气想下床却重心不稳地栽了下去,她疼得闷哼了一声。



        她站不起来,只能一寸,一寸地往门口爬。



        身下淡灰色的大理石地板砖拖出了两腿宽的血迹。



        疼痛与昏沉的入睡感让祈宁感到害怕。



        她嗫嚅着,“救救我...救救我的...孩子...”



        “小叔....陆聿辰...”



        祈宁撑着力气爬到门口。



        好在门虚掩着,她伸手握住门板,拉开。



        气若游丝的她往走廊爬,她眼前的泪似乎变了颜色,不是透明的,是血红的,她仿佛置身在一片血红之中。



        祈宁昏死过去前,看到穿着淡蓝色佣人服饰的外籍女人将一盘子水果扔在了地上,发出了骇人的惊叫。



        “啊——”



        另一边,警察的到来让叶西棠变得平静和理智,她开始和警察控诉她前未婚夫劳尔对她施暴的情形。



        听得秦骁头皮发麻,陆聿辰听得心烦。



        他拿过手机翻看,就见有祈宁四个来电,最后一通,有一分钟的通话时长。



        陆聿辰阴恻的目光看向叶西棠。



        “你接我电话了?”



        与警察交谈的叶西棠转身歉意的看向陆聿辰,“嗯,是祈宁打过来的,前三个,我没接,我怕她有急事接了第四个,但她听到是我的声音就生气了,什么都没说。”



        她歉意地看向陆聿辰,“你赶紧给她回过去吧!”



        陆聿辰的手机放在了西服外套的口袋里,他去帮秦骁制服那个劳尔的时候,忘了将手机带走。



        陆聿辰撩眼皮扫了一眼秦骁。



        秦骁会意,脱下西服外套走过去,将叶西棠身上陆聿辰的西服外套扯了下来,给她披上他的外套。



        陆聿辰起身,“我已经通知了你哥,我还有事,先走了。”



        话音落,他提步离开。



        身后是叶西棠的央求,“聿辰,我都这样了,你就不能多陪我一会儿?”



        陆聿辰对叶西棠的话置若罔闻。



        他拿过手机回拨祈宁的电话却无人接听。



        陆聿辰再要拨打过去,聿晟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陆聿辰接起,“外公...”



        “阿辰,快到医院来,祈宁流产了!”



        陆聿辰握着手机贴在耳边,他的动作停顿了,说不出话。



        “你有在听吗?”



        聿晟很是烦躁,“你马上到季司深的医院来,祈宁去做清宫手术了。”



        陆聿辰卡在胸腔的气息让他胸脯起伏。



        好久,他才挤出一句话,“我马上过来。”



        秦骁感觉到是出了什么事,他见陆聿辰脸色阴沉如暗夜,他不敢多问紧跟着陆聿辰去了停车场。



        秦骁要开车,陆聿辰却将钥匙拿过,“你上车,我亲自开。”



        一路上,陆聿辰的车速都在卡线或者超速,他一言不发,只是眼角晶莹闪烁。



        秦骁不敢问这是要去哪,只是压抑着心底的坏想法,一遍一遍地祈祷——怀孕的祈宁没事。



        他想不出还有谁能让一向冷静睿智的陆聿辰失控,只有未来的陆太太——祈宁。



        陆聿辰到了医院的停车场,他熄火下车就往手术大楼跑。



        赶到手术室时,季司深正在和手术医生交谈。



        陆聿辰跑过去,喘着粗气,“祈宁怎么样了?”



        季司深眉宇微皱,神情晦暗难明。



        他似乎压抑着某种愤怒,“孩子没了,她还没醒。”



        陆聿辰站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坐在一旁的长椅上。



        他颓然,落寞,伤心的情绪压抑不住的外溢,他的手都在发抖,他从西裤口袋里掏出烟盒,抖着手敲出一支烟叼在嘴里。



        季司深走过来,将他嘴里的烟扯掉。



        “这是手术室门口。”



        陆聿辰茫然地抬眸看向季司深。



        季司深情绪莫名地瞪了陆聿辰一眼,质问他,“孩子是意外对吗?你根本没想留下祈宁肚子里的孩子?”



        陆聿辰眼中眸光深邃透着煞气。



        “你胡说什么?”



        季司深将一叠检验报告甩到陆聿辰身上,“你自己看?”



        他愤恨地嗤笑,“祈宁送来的时候浑身都是血,她失血600ml,你知道晚送回来一会儿会是什么结果吗?打胎药掺安眠药,你觉得这样她就不会疼,是吗?”



        陆聿辰翻看着手里的检验报告。



        在祈宁的身体里检验出了米非司酮片和米索前列醇片的药物残留,而且残留量不小。



        季司深愤懑,“米非米索,两种药物,一个是将胚胎致死,一个是收缩子宫促使胚胎排出,可过量的药剂很容易引起大出血。”



        “陆三儿,你知不知道要不是我看到祈宁神志不清,做了化验,调整了清宫手术的麻醉剂量,正常操作的一针麻醉下去直接能把祈宁打死!你怎么这么狠心?”



        季司深的话让陆聿辰十分混乱。



        陆聿辰腾地一下子起身,他捏住季司深的衣领,“你在放什么狗屁,那是我的孩子?我会忍心不要?”



        季司深拨开他的手。



        “陆聿辰,祈宁住在你的聿宫,聿宫怕是飞进只苍蝇都瞒不过你吧!不是你的授意,谁这么大胆子敢在聿宫下手残害陆三爷的孩子和女人?”



        陆聿辰松开季司深的衣领。



        “我会去查!”



        他两手垂下,抬眼就看到祈宁的被推出来。



        她人躺在推车上,她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似乎听到了他和季司深全部的对话。



        季司深见陆聿辰眼神呆滞,他回头见祈宁已经被推出来了。



        祈宁神色很平静,她看向一旁的护士。



        她蠕动干瘪起皮的嘴唇,“麻烦您,推我回病房!”



        陆聿辰阔步走过去。



        他俯身额头贴着祈宁的额头,“岁岁...”



        祈宁嫌恶地扫了他一眼,闭上眼睛。



        陆聿辰泪眼朦胧。



        他去抓祈宁的手,她的手很凉,“你相信我,我没有不要孩子,不要你。你听到的是季司深的臆断。”



        祈宁睁眼。



        她冷漠地看着陆聿辰,“我相信你,但我不相信你外公。”



        祈宁的眼睛像枯井一般,毫无生气。



        “我是喝了佣人送上来的牛乳燕窝才睡着的,我在梦魇里醒不过来,醒过来又动不了,那时候....”



        祈宁涌出眼泪,“我已经流了很多血,孩子已经死了....”



        这时,办入院手续的聿晟走了过来。



        “司深,要祈宁的直系亲属签字,阿辰可以代签吗?”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