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小说 - 都市小说 - 女人夜里你不乖在线阅读 - 第127章 睡主卧是下线,睡客房是上线!

第127章 睡主卧是下线,睡客房是上线!

        陆予执撩眼看向陈凛。



        他弯曲手指拨了拨书房桌案上白瓷古典明仕女人物摆件。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怎会拦你?”



        陈凛喜出望外。



        “谢谢二爷!”



        陈凛与云初是云宜人还是校友,两人那次见面互加了微信。



        陆予执随手拿过抽屉里的支票本,写了500万给陈凛。



        “你跟了我这么久,又头次相中姑娘,我给你的恋爱经费。”



        他垂眸,“云初家庭条件一般,你也要在她爸妈那边下工夫。”



        陈凛点头道谢接过了支票。



        另一边,祈宁跟陆聿辰住进了聿宫。



        聿宫的外籍佣人对祈宁并不陌生,但守口如瓶,因管家秦骁的耳提面命。



        聿晟对二人回来的态度不太明朗。



        只是在看到季司深派来的医生和护士去给陆聿辰换药时,他人在花园里晃悠了很久。



        秦骁送医护人员出去,被聿晟拦住问陆聿辰的伤情。



        秦骁垂眸不敢表露情绪。



        毕竟,他家三爷换药的时候,虽然痛,但顾及祈宁的情绪,怕惹哭她,他咬着牙硬挺着没吭声。



        可上过药,点完针,陆聿辰明里暗里的提点医生对外公聿晟描述伤情的时,要运用夸大,夸张的修辞语言。



        医生是季司深所在医院的科室负责人,



        虽不是唯命是从,但陆三爷的话,他也得听。



        到了聿晟面前,医生表情凝重。



        “三爷的皮外伤挺严重的,对方应该是下了死手。”



        聿晟呼吸一滞,他深邃的眼眸凝着丝丝缕缕的愧疚与难过。



        他声音沉闷,“多久能痊愈?”



        “保守估算要半个月,三爷身体底子好,我看他和未来的夫人感情也好,心情愉悦,兴许好得更快些!”



        医生表情认真。



        聿晟挑眉,“未来夫人?”



        他眼底晦暗,“这套说辞是陆聿辰要你们说的?”



        “嗯?”



        医生不解,“什么说辞,那姑娘不是三爷未来的夫人?”



        聿晟面沉如水,他回身剔了一眼秦骁。



        “你过去把话说清楚些,”他步履徐徐地往回溜达,“现在学医的怎么都傻乎乎的?”



        楼上,陆聿辰拨开薄纱窗帘看着外边的动静。



        他嘴角噙笑。



        祈宁则过来扶他,“别看了,你到床上侧躺着吧!”



        陆聿辰回身。



        祈宁乌灵的眼眸中包着清泪,她每次哭都不是大悲大恸。



        她的哭泣如清泉小溪的流水,幽幽的,平和的,无力的,却能冲刷掉像陆聿辰这种坚硬如石,心坚如磐男人的棱角。



        他会心软,会心疼,会忍不住克制自己的行为不让她流泪。



        陆聿辰伸手将人半抱进怀。



        他伸手揩她的眼泪,拇指摩挲着她的眼角调侃,“有人说眼泪流多了生眼纹。”



        祈宁爱美,打扮精致优雅。



        她从小就天生丽质,皮肤底子更是好,白皙,毛孔细小不可见,弹性光滑。



        祈宁摸了摸脸,“谁说的这么不靠谱的言论?”



        “我!”



        陆聿辰知道瞒不过她又笑着打趣,“咱们这家大业大的,又不缺钱,你总掉‘金豆子’也没人要啊?”



        眼泪又被说成了金豆子。



        陆聿辰闷笑。



        祈宁冷嗤,“我要有撒豆成金的本事,我天天哭,给自己哭成富婆。”



        “你确定是富婆,不是泼妇?”



        陆聿辰捏着她的下巴调侃她。



        祈宁想上手捶他,可记得他身上的伤。



        她伸手在他手臂上掐一丁点的肉,“给你点疼,让你长记性!”



        陆聿辰却全然不顾这些。



        他捧着她的脸,语气郑重,“秦骁说他见不得你哭,以前你眼眶一红,他就想多嘴让你离开我。”



        “现在看来,祈宁的一滴泪,天上一颗星,是真的!”



        话音落,陆聿辰吻住了祈宁。



        因为伤病,因为孕早期,两人的亲密只剩下接吻。



        陆聿辰的眼眸深情地望着她,似乎有什么东西将要溢出来似的,他起初会轻轻地舔砥她的唇瓣,舌尖勾起她的娇舌,迫使她和他一起沉沦。



        他的唇舌扫过她嘴内的每一寸地方,直至呼吸越来越急促,压迫感席卷全身,让每次唇齿相依的缠绵总是能精准地表达彼此爱恋的情绪。



        门外,聿晟见亲得难舍难分的两个人,脸色泛着青白。



        之前,他说陆聿辰对沈辞夕太多理智。



        不是陆聿辰理智,是人不对,在祈宁面前,他理智全无,唯留疯狂。



        陆聿辰眯眼看见他外公的身影走过。



        他眉眼含笑,继续亲他的。



        直到七安领着两只小奶猫过来,两人才分开。



        祈宁俯身抱起一只小奶猫。



        她嘟了嘟嘴,“还没起名字呢吧?”



        陆聿辰伸手抚了抚她的嘴唇,不着调地说,“本打算留给你,现在我想好了,一个叫圆圆,一个叫翘翘。”



        祈宁捏着小猫毛茸茸的脖颈。



        “有什么说法吗?”



        陆聿辰盯着祈宁白羊绒衫后的鼓囊柔软,目光又掠过她的蜜桃臀,“跟你姓,一个叫祈圆圆,一个叫祈翘翘,主打一个前凸后翘。”



        他忍笑,“祈祷我的岁岁,越来越圆,越来越翘!”



        “陆聿辰,你有意思吗?你还能再恶俗点吗?”



        祈宁脸颊娇红,“一个身价千亿的董事长,每天满脑子都是这点事儿,你不嫌丢人吗?”



        “不嫌!”



        陆聿辰笑得无耻,“食者性也,人之大欲,我对你都没欲望了,那你我感情就危险了。”



        祈宁竟然辩不过他,道理似乎就是如此。



        望着祈宁胀红的脸,陆聿辰笑问,“名字就这么定了?”



        祈宁摇头,气闷地抱着猫往外走。



        “定你个大头鬼,懒得理你。”



        她往外走,陆聿辰没拦着。



        看着她袅袅婷婷背影,他嘴角上扬。



        祈宁抱着猫出去,就见聿晟在电梯口看着她。



        他的表情晦暗不明,看不出悲喜,只是平淡地望着她。



        祈宁怔了片刻,微微颔首。



        电梯到了,聿晟进门。



        祈宁思忖片刻又折返。



        陆聿辰正准备看文件,就见祈宁哭丧着脸回来,“你外公一直在门外盯着我们,我以后是不是应该注意一下言辞举止?”



        “这将来就是你家,你在自己家注意什么?”



        陆聿辰切切的盯着祈宁,“你晚上和我睡,一日三餐也跟我一起下楼吃,外公不敢说什么。”



        一起吃饭没问题,一起睡有点问题。



        祈宁还没开口,陆聿辰就堵死了她的话头。



        “跟我睡,是我的底线,不然,我去客房跟你睡,那是我上线。”



        祈宁脸上一阵青白。



        “算了,你当我没说。”



        陆聿辰轻笑,“乖,过来,坐我旁边,帮我念文件。”



        陆聿辰的房门是开着的,来往打扫的佣人,送文件的秦骁,抑或者有意无意过来看状况的聿晟都能听到陆聿辰时而低沉,时而欢快的笑声。



        聿晟是头次感觉到陆聿辰的快乐。



        他的外孙从懂事到如今独当一面,他此时最为快乐。



        聿晟下楼嘱咐厨房的厨师。



        “给祈小姐中午,晚上都加一份牛乳燕窝。”



        厨师看了眼今天新送来的牛奶,颔首,“知道了,先生。”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