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小说 - 都市小说 - 女人夜里你不乖在线阅读 - 第103章 双胞胎男孩?

第103章 双胞胎男孩?

        从下飞机到现在,陆予执和祈宁没说上一句话。



        他迫不及待地过来敲窗,自然不是为了和感情淡漠的陆聿辰联络感情,他是来找祈宁的。



        陆聿辰风轻云淡地解释,“安慰祈宁两句,一会儿必然是鸡飞狗跳。”



        听此,陆予执垂眸。



        他语气沉闷,“陆澈被大哥大嫂惯坏了。”



        “二哥这么说不确切。”



        陆聿辰挑眉推车门。



        他下车扫了一眼未赶到的后车,“陆澈是被大哥大嫂养废了。”



        陆予执哂笑,没搭话。



        他偏头看向一同下车的祈宁。



        “宁宁,好久不见。”



        祈宁不经意地看了眼陆聿辰的背影。



        她笑着应答,“二叔。”



        宁宁?



        又是他叫她宁宁。



        陆聿辰大衣兜里的手攥紧,他耸挺下肩膀整理大衣。



        “二哥,我们先进去。”



        陆予执却没动,“我和宁宁聊两句,你先进去。”



        陆聿辰偏头轻笑,“好,你们聊!”



        话音落,他转身从车绕过往会所里面走。



        路过祈宁的时候,他微微地发出一声“哼”,讥诮又带着威胁。



        祈宁听得想笑,她还是第一次见陆聿辰这么幼稚,这么酸,他像个小孩一样给她警告!



        陆予执则走过来,他伸手摸了摸祈宁的发顶。



        “别怕,一会儿无论陆澈说什么,你都要咬死解除婚约。”



        “二叔,我和陆澈的婚约已经解除了。”



        祈宁苦笑,“只是爷爷他顾及陆澈,没公布而已。”



        陆予执惊诧,“怎么解除的?”



        祈宁垂眸。



        “我求了小叔,陆澈他...他和我吵架打我,还拿那些见不得人东西吓唬我,恶心我,我实在受不了了。”



        “我妈周胭还欠了高利贷,陆澈以此要挟,要与我领证结婚,我....”



        祈宁说不下去了。



        她每每回想在陆家的那月余的日子,她就觉得喉头酸涩,心底泛苦。



        陆予执根本不知道竟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



        他震怒,“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你远在法国,”祈宁红着眼眶抬眸,“远水解不了近渴,只会给你徒增烦恼。”



        陆予执心疼她,他伸手过来想抱祈宁。



        祈宁偏身躲开。



        她摇头,“我已经没事儿,二叔。”



        陆予执收回手,是他举动不妥,唐突了祈宁。



        他推了一下眼镜,“我们进去吧!”



        二楼包厢的落地窗处,陆聿辰表情阴鸷地看着楼下,他将陆予执的举动尽收眼底。



        “三爷,老爷子和姚夫人过来了!”



        秦骁提醒。



        陆聿辰神色如初,他心中暗嗤——原来这两个老家伙早就到了,不在预定的包厢,这是找地儿去说体己话了。



        姚夫人名叫姚期芳,是退下去的云清市老市长的女儿。



        她出身好人却叛逆,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她崇尚自由恋爱,一人偷跑到深城认识了陆炳言。



        十七岁的姚期芳对陆炳言一见钟情,未婚先孕,十八岁生下了陆予品,她到了法定年龄才嫁入陆家,十年后又生了陆予执。



        也不知道是不是姚期芳的基因太优秀,她大儿子陆予品有样学样,大学时期搞大了女同学程双的肚子生了陆澈。



        可陆炳言对他这位能作的前妻极好。



        六十出头的姚期芳保养得当,风姿犹存,时至今日,仍能惹得陆炳言眼热着往上贴。



        陆聿辰扫了一眼姚夫人怀里的红玫瑰,他嗤笑



        姚夫人笑容温婉,“老三真是愈发的仪表堂堂了,你那眉眼真的像你母亲。”



        “谢姚姨夸奖,若说遗传,还是陆澈的眉眼最像您。”



        陆聿辰胳膊搭在椅背上,桃花眼挑的风流恣意,而话却绵里带针,他说的遗传可说的不是相貌!



        姚夫人脸挂不住,将花放在一旁落坐。



        “现下是老三你当家,陆澈可是你亲侄子,一会儿你别不帮自己人啊!”



        “怎么会?姚姨多虑了。”



        陆聿辰拉开椅子坐下。



        陆予执和祈宁一前一后地过来。



        祈宁犯难坐哪。



        陆聿辰拍拍他身边的位置,“祈宁过来坐,让陆澈和胡小姐坐对面,免得脸上不好看。”



        祈宁心里发笑,心想这男人心眼子是多。



        冠冕堂皇的话说在前头,体面周全,让人挑不出错。



        陆予执则挨着他母亲姚夫人落座。



        不多时,胡小萌哭哭啼啼的上来了,陆澈在她后面,他眼睛猩红像是要杀人一样。



        胡小萌环顾一周。



        见陆聿辰在,她支吾片刻,“我找谁...”



        “找我说!”



        陆聿辰自顾自斟茶,端起抿了一口,“胡小姐,你把你和陆澈的事说一下,我不知情,怎么给你俩断官司?”



        胡小萌红着一张脸将她与陆澈第一次接吻,第一次在康复室发生关系,还有她偷偷到陆澈卧室,陆家宴会厅,后花园,外边情趣酒店开房的事情都说了一遍。



        听得陆聿辰尴尬,其他人更是面红耳赤。



        陆澈则骂骂咧咧说胡小萌勾引他。



        陆聿辰打断,“陆澈你闭嘴。胡小姐,你挑重点说。”



        胡小萌从背包里拿出一张化验单。



        “三爷,陆澈与我做,从不戴套,我是处子身跟了他,他得对我和孩子负责。”



        陆聿辰接过化验单扫了一眼。



        他面沉如水,声音冷了几分,“你这检测是在哪做的?可靠吗?”



        胡小萌,“我在港城做的,五周就能验男女。”



        陆聿辰微微颔首,他将检测检验单递给陆炳言。



        “爸,双胞胎男孩,陆家留不留?”



        一句话让在座的陆家人脸色再次大变。



        连陆澈都站了起来,“双胞胎男孩?”



        陆聿辰勾唇,“啧,看不出来你小子还挺有本事!”



        胡小萌怀了双胞胎男孩,那这身价自然水涨船高。



        她和陆澈的纠葛占了上风。



        姚夫人和程双两人喜上眉梢。



        姚夫人笑着说,“既然如此,还等什么呀,让两人结婚吧,陆家好久没有喜事了,该添丁了。”



        陆予执看向祈宁。



        她一直枯坐在那,垂着眉眼让人看不清表情。



        他沉声,“这件事是陆澈对不起祈宁,陆家要补偿祈宁。”



        陆澈觉得祈宁此时心里一定乐开了花。



        “我不娶胡小萌也不要孩子。我要娶祈宁!”



        祈宁冷眼看着陆澈,心里犯恶心,“陆澈,你非要这么作践我吗?”



        陆澈刚要发作,就听陆聿辰将茶盏扔在桌子上,发出“咣当”一声。



        他剔了陆澈一眼,“做出丑事的是你,家里为你全颜面,保名声。你还挑三拣四?”



        陆聿辰哂笑,“你爷爷在,你父亲在,你二叔和我都在这,这轮得到你说话吗?”



        老爷子陆炳言叫骂,“狗东西,你闭嘴!”



        陆聿辰看向陆予执,目光和善。



        “依我看补偿祈宁就不必了。她在陆家长大,以此事要陆家赔偿,传出去对她不好。不如,免了那五百万的聘金吧,也显得陆家仁义。”



        陆炳言眸色深深地看向陆聿辰和祈宁。



        他颔首,“行,就这么定了。”



        忽而,陈凛和秦骁敲门进来,各自在自己老板耳边耳语。



        陆予执沉声,“祈宁和陆澈解除婚约的声明马上发,把胡小姐和陆澈订婚的事传出去。”



        陆炳言不解。



        陆聿辰嘴角噙笑,无奈解释。



        “刚才机场的事上了本地热搜,已经在榜一了,得马上公关。”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