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小说 - 都市小说 - 女人夜里你不乖在线阅读 - 第93章 床上要没完没了?我可以!

第93章 床上要没完没了?我可以!

        祈宁见是陆予执的电话,她沉吟良久才接起,“二叔!”



        陆予执很惊喜,“宁宁,这么晚了,你还没睡?”



        祈宁穿着白色棉质睡衣。



        她揪着睡衣腰间的带子,“睡了,没睡着。”



        “宁宁,我已经预约了航线,我们很快就要见面了。”



        陆予执秀眼浓着笑意,“到时候就得你带着我去吃串串香,甑糕还有梅花酥了,毕竟。我对深城没你熟了。”



        祈宁心里苦涩,只“嗯”了一声。



        陆予执嘴角的笑意渐渐收敛,“你上次不让我回去,可是家里出了事?”



        祈宁无法挑明又无法规劝,她进退两难,“没有。”



        “你和陆澈的事,我会解决,我母亲和我一同回去,我父亲听她的话。”



        陆予执攥紧了手,他胸脯气息涌动,“你别怕,我回去护着你。”



        祈宁情不自禁地叹了口气。



        她和陆澈的婚约已经解除了,她现在忧心的是陆聿辰与他的矛盾升级。



        一边是她爱的男人,一边是对她有恩的二叔,她的五脏六腑像是被放在油锅里炸,难受异常。



        而她的日记又丢了,她觉得自己倒霉透了!



        祈宁忍不住难过,眼泪打转,说不出话。



        陆予执觉出祈宁哭了,他紧绷下颌,复又柔声劝慰。



        “宁宁别哭,再忍忍,我就回去了。”



        祈宁揩了下眼泪,平复自己,“我们见面再谈。”



        挂了电话,陆予执起身走到落地窗前踱步。



        他捞过办公室模拟高尔夫的球杆,摆正球,发狠劲,一杆进洞。



        又打了几杆,都是一杆进洞。



        他目光阴恻,随即将球杆扔在一旁,发出“哐啷”的声响。



        第二天傍晚,打扮妥当的云初帮祈宁参谋礼服。



        祈宁选的礼服是陆聿辰给她定制的,一直放在沁心园。



        她一上身,云初眼睛都亮了,“妞儿,你也太美了。”



        祈宁局促,“要不我换一件,不能抢了你的风头。”



        云初摆手,“咱俩不存在,你漂亮,我才有面儿呢!”



        晚上七点半,陆聿辰和宋景年两人西装笔挺的走在叶西棠公司的红毯上,一位商业巨鳄,一个娱乐大亨,瞬间吸引了行业内艺人与媒体的目光。



        宋景年面色冷肃,因为陆聿辰一见面就跟他说让他把云初挖到他公司去。



        陆聿辰赤裸裸地让他当冤大头,他不愿意。



        可陆聿辰却说,“违约金还有签约的费用,我出。”



        宋景年骂骂咧咧地说这不是钱的问题。



        叶西棠大张旗鼓地给云初办了签约仪式,他转头就把云初挖过来,那释放出来的信号就是他要力捧云初。



        这样一来就打破了他公司现有资源的平衡状态,不利于公司日后发展。



        两人潇洒恣意地走过红毯,媒体的目光就落在后方。



        陆聿辰和宋景年回身看,就见云初穿着红色的礼服蹁跹而至。



        宋景年忽而觉得心跳漏了两拍,他直直地盯着云初看。



        陆聿辰冷笑,“美吧?这么美,她一定能红。”



        宋景年耳尖泛红,很不自在。



        忽而,他听到有人叫他,“小叔。”



        陆聿辰回神,转身就看到了站在角落里一身华服盛装的祈宁。



        祈宁的美艳绝伦惊艳了陆聿辰,他眸光中有惊喜又讶异。



        他疾步走过去拉着祈宁的手腕将人带到了一个少人的角落。



        “你怎么到这来了?”



        “云初的签约仪式,她邀请我参加,这有什么问题?”



        祈宁在陆聿辰的语气里听出了些许不满。



        陆聿辰四下张望,而后将祈宁拉进怀里挡住,“听话,我让秦骁送你到宋景年的车里,你在那等我。”



        祈宁不解,“为什么?”



        陆聿辰柔声解释,“云初签的公司是叶西棠开办的,我不希望你搅合进来。”



        青年钢琴家叶西棠回国开办了娱乐公司,签下了她的闺蜜云初?



        祈宁觉得呼吸都不顺畅了。



        她看向陆聿辰,“那你来做什么?给叶西棠捧场?”



        陆聿辰点头,故意逗她,“我和我妈得到过叶家的照拂,我妈生前让我照顾她,她亲自送请柬过来,我不好驳她面...”



        话没说完,祈宁已经听不下去了。



        她扶开陆聿辰的手,“狡辩,我看是你对她旧情难忘吧?”



        陆聿辰见祈宁耍小性子,又不分青红皂白地冤枉他,他有些气闷,可转而咂摸出祈宁的酸意。



        “吃醋了?”



        陆聿辰嘴角含笑,“你想进去也行,那可有大醋要吃,你能挺住吗?”



        祈宁郑重点头,“我不care你就行了呗,反正我要护着云初,万一叶西棠欺负她呢?”



        “真心话?”



        陆聿辰见祈宁眼中闪过狡黠,她是聪明的。



        “你是不是和我一样开始担忧叶西棠醉翁之意不在酒了?”



        是,祈宁是担忧!



        陆聿辰见她小脸惨白,他勾唇浅笑,“别怕,我护着你。”



        他上手抚摸她的脸颊,“我过来主要是让景年签下云初的全约,方才我在给他做思想工作。”



        祈宁听此才算安心,她白了陆聿辰一眼,“这还差不多!你这次要是不护着我,我跟你没完!”



        陆聿辰偏头侧向她,嘴唇擦过她的耳廓,“在哪没完?床上?”



        他吐气间,祈宁全身都酥了,他却不依不饶,“床上、浴室、车里,我都可以,支持你对我没完没了。”



        低沉,邪魅,诱惑的嗓音让祈宁脸红心跳,她推开陆聿辰落落大方地进了门。



        走时,她看向自己的小腹,心想要是个男孩,他长大了一定会护着她这个母亲。



        秦骁过来见到祈宁,他惊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陆聿辰却叮嘱秦骁,“你跟着她,别让人欺负了去。快结束时,把她带到宋景年车里,等我。”



        秦骁会意,率先进了会场。



        陆聿辰则等宋景年过来。



        他看着宋景年掐着一根烟,没吸几口,烟在风中燃烧快燃至烟嘴,而宋景年像个雕塑一样怔怔地看着在红毯正中拍照的云初。



        云初之前,毫无知名度,可她相貌气质绝佳,站在那美得惊心动魄。



        媒体为之倾倒,连宋景年都移不开目光。



        陆聿辰走过,伸手在宋景年面前晃了晃。



        “看傻啦?”



        宋景年匆匆回神,弹掉了手上的烟,眼瞅着都烧到他的手了,他又抖了抖西裤沾染的烟灰。



        他轻咳两声,“我签她。”



        陆聿辰笑得爽朗,“宋总不怕影响公司发展了?”



        宋景年瞪了陆聿辰两眼。



        “你少得了便宜还卖乖。我丑话说在前头,所有费用,你出!”



        他伸手戳了戳陆聿辰的胸口,表情有点阴狠。



        陆聿辰垂眸看着宋景年的手,“你这爪子是不想要了?”



        宋景年讪笑,两手上去给陆聿辰整理下领带,逗闷子地说,“进去吧,我看你领带皱了。”



        会场内,云初率先亮相,她签约仪式很简短,而后一束光落在舞台中央——



        叶西棠弹着钢琴出场。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