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小说 - 都市小说 - 女人夜里你不乖在线阅读 - 第59章 一起洗,你帮我扶着!

第59章 一起洗,你帮我扶着!

        酒足饭饱的祈宁又要了外带。



        陆聿辰见此皱眉不悦,“你晚上要回公寓?”



        祈宁耳尖发红,他这话一问,她就知道他不想让她回去。



        “嗯,云初脚骨折了,我得回去照顾她。”



        陆聿辰眼神委屈,脸色不甘。



        他大喇喇地倚着实木圆椅,没什么语气,“她不是说她要回她爸妈那吗?”



        “云初家在深城旁边的云宜县,90多公里的路,哪是能说走就走的?”



        祈宁看了一眼后厨方向,“再说收拾东西,找车都要时间。”



        陆聿辰皱眉,心里盘算这时间是多久?



        他缓缓开口,“你看到下午的热搜了吗?”



        祈宁蹙眉,满脸愤懑。



        “看了,看完了就生气。宋总是当局者迷,云初的伤就是那个冷莎故意弄出来的。”



        陆聿辰见祈宁幽愤的样子,他摩挲了一下手上的尾戒。



        “所以得让宋景年补偿云初,让他送人回去。”



        祈宁没想到陆聿辰就说这。



        难道他作为发小不应指出冷莎的问题给宋景年敲敲警钟吗?



        还是说陆聿辰也相信冷莎,不认为云初的伤和冷莎有关?



        “怎么了?”



        陆聿辰见祈宁脸冷了下来,她很气愤且目光里满是审视。



        “你也不相信我的话对吗?你站冷莎?”



        祈宁问完,陆聿辰就笑了。



        他笑得爽朗又恣意,笑得祈宁觉得自己好傻。



        陆聿辰看着比自己小五岁的姑娘,他伸手按了按她的小脑袋。



        “这是不是还没长好?”



        祈宁怔了怔,推开陆聿辰的手,“你烦人!”



        陆聿辰无奈地摇头,语气和顺。



        “宋景年是成年人,他感情的事情他自己会处理,我不会多嘴更不会插手。这是兄弟之间相处的基本原则。”



        男人和女人不同,他们这类男人处理事情理性,分寸。



        若这事发生在云初身上,祈宁一定苦口婆心的劝她,甚至为她出头手撕渣男。



        这时,江南悦的工作人员把打包好的外带送了过来。



        结过账的秦骁接过外带去取车。



        两人往外走。



        外边天早已经黑透了,往停车场走的路,灯光朦胧,人不多。



        陆聿辰一直握着祈宁的手走。



        他的手掌温热包裹着她的手,一种安然,温暖的气息从他掌心传给她。



        祈宁盯着陆聿辰的手,眼圈泛红。



        她是没有爸爸陪伴长大的孩子,甚至不知道她爸爸是谁。



        从小就羡慕有爸爸接送上下学的祈宁此刻被一只大手包裹,她激动得想哭。



        陆聿辰看着她笑,“喜欢我牵你的手?”



        “喜欢!”



        祈宁红着眼眶的样子十分娇软,惹人爱怜,陆聿辰将人半搂入怀。



        他伸手抹掉了祈宁眼角的泪,“这么爱哭?”



        陆聿辰耐心哄她,“以后让你有事没事儿就牵我手,嗯?”



        祈宁被陆聿辰逗笑了。



        她又不是手控,什么叫有事没事儿给你手牵着?



        一辆奔驰车内,沈辞夕拿着手机将两人的互动录了下来,她想发给陆聿辰的外公聿晟,但她又不敢。



        因为一旦陆聿辰知道她违背之前的约定,即便聿晟拆开了陆聿辰和祈宁,陆聿辰也会放弃她。



        得不偿失!



        她看着手机里浓情蜜意的男女,发狠,“敢跟我抢男人,看我怎么弄你!”



        到了公寓楼下。



        陆聿辰提议,“你把东西送上去,然后和我回沁心园?”



        祁宁看着对某事执著又贼心不死的陆聿辰摇头。



        “不行,晚上云初去洗手间,我得扶她。”



        陆聿辰笑容无奈。



        他抱住祈宁,“嗯,送走云初,你帮我扶着。”



        扶着?



        他好好的,除了某处的特别需要,他还哪需要她帮?



        陆聿辰以为她没懂。



        他气息沉在她耳边,“听过‘手无扶鸡之力’这个成语吗?”



        祈宁脸红到了耳垂,“是缚,不是扶!”



        她推开陆聿辰上了楼。



        陆聿辰,“在我这是扶!”



        他见她慌张落跑的样子,嘴角上扬。



        一回头,就见秦骁呲个大白眼笑得猥琐。



        陆聿辰挑眉,脸沉下来,“你捡什么笑?”



        秦骁干咽了一口。



        “我看三爷高兴,我跟着高兴。”



        陆聿辰垂下眼帘,冷嗤,“你哪只眼睛看到我高兴了?”



        说完,拉开车门上车。



        回去的路上,陆聿辰给宋景年打了一个不算长也不短,通话内容‘骂骂咧咧很足,兄弟情长很少’的电话。



        好笑,但秦骁硬憋了一路没敢露牙。



        第二天上午,宋景年派人接走了云初送回云宜县老家,人道主义的慰问金也从十万变成了二十万。



        祈宁知道这件事觉得云初赌对了,宋景年许是真慧眼识珠了。



        云初一走,祈宁以为陆聿辰会来找她。



        结果,两天后她在沁心园弹了好久钢琴,他都没回来。



        打电话才得知他最近在加班。



        祈宁写的斗星第三季度的促销方案在陆聿辰那上会研讨,可没通过,他亲自改。



        因方案不可行,祈宁有点沮丧,喂过七安,她就回了公寓。



        夜里,祈宁洗漱后正在背琴谱李斯特的《叹息》,她想让季司颜用这首曲子参加钢琴九级的考试。



        这几天,她去教季司颜钢琴,季司颜对她十分不友好,说她哥批评了她,说她学艺不精。



        她当然不承认自己练琴不刻苦,直说祈宁教得不用心。



        季司深也没反驳,直接说若是季司顔这次考级不过,祈宁失业,她则会被送到封闭音乐高中。



        十点不到,祈宁犯困,却响起了敲门声。



        “谁呀?”



        磁性低沉的男声,“是我!”



        祈宁心颤,猫腰通过猫眼看外边,



        就见一席黑色条纹西装的陆聿辰站在门口,他没打领带,衬衫的领口散着,异常性感。



        祈宁一开门,陆聿辰推了一篮子艳红玫瑰在祈宁面前。



        她惊喜,抱着玫瑰笑,“特意给我买的?”



        陆聿辰逗她,“在五月广场堵车,我看卖花的小姑娘可怜就都买了。”



        祈宁听完翻了个白眼。



        陆聿辰没找到男士拖鞋,嘴角却上扬。



        他脱了鞋,踩着黑色的男士袜子坐在了沙发上。



        陆聿辰将西服外套脱了搭在一旁单人沙发上。



        他拿出烟敲出一支叼在嘴里焚上,深吸了一口。



        陆聿辰一瞬不瞬地睨着穿冰莓粉吊带过膝盖睡裙的祈宁,她在餐桌处打理玫瑰花插进瓶内。



        他幽深的目光睨过祈宁海藻般的长发,白皙修长的脖颈,纤细盈盈的腰肢,骨肉匀停的白皙长腿。



        陆聿辰掐了烟扔进垃圾桶。



        他过去从后面抱住了祈宁,嘴唇落在她的脖颈。



        祈宁娇笑,“别闹!小叔,你吃饭了吗?”



        “没有,我饿了。”



        祈宁当真了,要去厨房给陆聿辰下面条。



        陆聿辰却不依不饶吻她,轻咬她,“不是肚子饿。”



        他抱起祈宁去了洗漱间,“先洗澡。”



        “我洗过了。”



        祈宁手刨脚蹬的抗议。



        陆聿辰闷笑,“帮我洗,需要你扶鸡!”



        他一本正经的语气说最荤的话,听得祈宁脸颊红透,分外娇媚。



        浴室内喘息声,流水声不断,陆聿辰的手机也响个不停......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