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小说 - 都市小说 - 女人夜里你不乖在线阅读 - 第43章 我花两百万,不值得你专心点?

第43章 我花两百万,不值得你专心点?

        昏暗的灯光下,直接叫价一百万的男人交叠双腿隐匿在黑暗处,他手旁只有一只空水杯,修长的手指把玩着拇指的物件,时不时闪过丝丝灯光折射的光亮。



        台上的女人,台下的男人都戴着蝴蝶面具,神秘又规避曝光的风险。



        祈宁也看不清那人。



        只是觉得这个声音很熟悉,很像夜晚中吸引着她那个饥渴、安慰,释放后的欢愉之音,他的声音。



        但她知道不会是他,他不会来这种腌臜不堪的地方。



        他最是清贵自持,最是端方儒雅。



        女老板愣了片刻,喃喃道,“成...成交,这位先生请移步去花暖廊房。”



        宋景年本想举个牌子助力下陆聿辰,可他没想到陆聿辰是一分钟都不想呆着这,更不想祈宁呆在台上。



        陆聿辰侧身过去,“我把人带走,你负责报警清场。我要脸,你注意把控舆论影响。”



        宋景年按了按眉心。



        “说完了?单纯关于我的感谢呢?”



        陆聿辰微微点头表示说完了,他就起身正要离开。



        祈宁被带下台,她挣扎的奔向云初,云初也冲她去。



        宋景年扫了眼台上的情景。



        他转头逗陆聿辰,“三儿,台上演梁祝呢,她俩认识?”



        陆聿辰叹了口气,对宋景年冷笑,“你把那姑娘带走,回头我转你一百万,不用退了,算是你的辛苦费。”



        宋景年眸色含笑,打了个ok的手势。



        他留下清场,配合警方。



        陆聿辰的一百万原路返回,宋景年又净赚陆聿辰一百万,他在这忙乎一下也算合情合理。



        祈宁是让人生拉硬拽到花暖廊房的,她被摔到房间地板上时竟然没感觉到疼。



        她环顾四周房间无窗,都是软包,圆床,软床头,满屋连个棱角都没有。



        什么自杀自残以维护清白,简直是痴心妄想。



        祈宁心跳都放缓了,她奋力爬起来去敲门,没有丝毫回应。



        “王八蛋,你们怎么这么恶毒?”



        骂声刚落,门开了。



        戴着墨绿色蝴蝶面具一袭黑色西装的男人走了进来。



        祈宁往后退了几步。



        她脸色惨白,一字一顿地说,“这位先生,我是被人骗进来的。你今晚若是动我,可不是犯了《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第三十条第一款。”



        她干咽了一口,“你就触犯了《刑法》第236条,3年起步。”



        男人垂眸冷笑,“这么懂法,你还被骗到这?”



        听到这个声音,看着男人的身形,祈宁咬着嘴唇,眼泪直掉。



        “我也没想到会有人无法无天啊!小叔...”



        男人身形一顿,他摘了蝴蝶面具。



        陆聿辰眸色幽深清冷,“这会儿倒是懂事肯服软了。”



        祈宁看着清风霁月的陆聿辰犹如神明一般出现,她的腿才发软,沉沉地跪在地上,哭着求饶。



        “小叔,救救...救救我闺蜜...”



        陆聿辰此时愤怒登顶。



        他一而再,再而三让祈宁跟着他,她呢?



        她不屈不挠,不屈就任何人,尤其是他。



        可她刚愎自用的代价就是一次又一次地把自己置身险境。



        “你还有心思关心别人?”



        陆聿辰语气森然,“你知道若不是我竞拍到你,你会是什么下场吗?”



        祈宁扬起脸,咬唇点头,“知道,可是我做错了什么?”



        陆聿辰口吻嗤笑。



        “你错在不自量力。”



        话音落,他过去将人蝴蝶面具给她戴好,而后将人抱回了车里。



        一路上,祈宁都在求陆聿辰救救云初,可他都充耳不闻。



        陆聿辰将她扔进车里,更是锁了车门让她无法下车,她哭着喊着跪在后车座的缝隙间求他救云初。



        陆聿辰却面色阴沉的不为所动。



        车子发动,他才款款而言,“你不吃一次亏,永远学不乖。”



        祈宁在车后撒泼,骂人,陆聿辰却按起了隔档玻璃让她骂个够。



        一路到了聿宫,祈宁才消停。



        打开车门时,陆聿辰偏头示意她,“下车。”



        祈宁抬眸,湿漉漉的大眼睛看向陆聿辰。



        “你怎么才愿意救云初?”



        看着宁折不弯,性格冲动,耍着小聪明的祈宁,陆聿辰扯了下领带,“取悦我。”



        祈宁咬着嘴唇,不可置信地看向陆聿辰。



        陆聿辰舌尖抵了下口腔壁.



        “很难吗?站在台上被待价而沽的时候,比这难?”



        祈宁低头垂泪,“你分明就是在逼我,逼我承认——不向你低头就是错。”



        “对!”



        陆聿辰捏住祈宁的下巴,将她的头抬了起来,“你错没错?”



        用云初逼她,让她折骨认错,让她讨好他。



        祈宁点头,重重点头,“我错了,真的错了。”



        陆聿辰表情放松下来,十分受用。



        祈宁两个胳膊攀上陆聿辰的肩膀,嘴唇颤抖地吻住陆聿辰的薄唇,她主动又带着温柔,陆聿辰喘息间反客为主。



        他加深亲吻,拖着她的腰臀将人抱了出来。



        旗袍的丝滑触感,让祈宁总觉得自己摇摇欲坠,可陆聿辰却抱得十分稳,气息不喘,阔步流星。



        聿宫的佣人看到自家先生抱着个穿旗袍的女人一路亲吻地回了卧室,都十分咋舌。



        秦骁则飙着英语轰这些人回保姆房。



        他也回了房,还戴上了耳塞,装聋作哑。



        陆聿辰的卧室内,他俯身将人压在身下,修长的手指解着祈宁旗袍上的盘扣,他心中怒火不减。



        他很难想象若不是宋景年晚上有应酬,讨好宋景年的人又将地址定在了那个会所,祈宁最后会如何?



        陆聿辰的人生信条有一条就是他碰了的,占了的,别人不能再碰,再占。除非他腻了,他没腻,那个不知分寸占了他所有物的人就是活腻了。



        陆聿辰眼中翻滚的欲色让祈宁有些怕,她与陆聿辰一直在一起,他没打一个电话安排云初的事情。



        他咬了咬她的耳垂,“专心点。”



        话音落,陆聿辰口袋里的手机响了,是祈宁的手机铃音。



        她推陆聿辰,“小叔,让我接个电话。”



        陆聿辰起身将从会所拿回来的祈宁的手机从西服外套里拿出扔给她。



        祈宁一看是云初,忙接起就响起云初劫后余生,带着啜泣又欢快的声音。



        她语无伦次,“祈宁,我被人救了,100万拍下的,我刚走,那边警察就去了,我要到家了,你在哪啊?”



        “我...我在小叔这。”



        她话没说完,陆聿辰已经将她的手机按了扔在一边,“我花了两百万,不值得你专心点?”



        祈宁刚要说话,却被陆聿辰一吻封唇。



        他的指尖,掠过高峰,抚过凹谷,在每一处山峰起折回伏处,轻拢慢捻抹复挑。



        温存过后,是他恨不得凿穿她的狠厉,每一下,每一顿都带着占有的味道。



        大半夜里,祈宁遍体无力,只能任由陆聿辰细细地摆布.



        她从来不知道自己还有人体艺术家的潜质,花样百出的凹造型迎合他的喜好,但凡她反抗求饶,“小叔,我这样疼...”



        陆聿辰会将人翻个面,更加放纵无拘。



        “那这样?”



        祈宁哼唧半天再没说个“不”字。



        第二日,祈宁醒来的时候,陆聿辰已经去了公司。



        聿宫内的佣人准备了早餐,祈宁没吃就跑了。



        回到家,两个女人抱在一起都没说话,丢人又庆幸让两人都没了说话的欲望。



        片刻,云初问祈宁,“我也是陆三爷救的吧?”



        祈宁苦笑,“我觉得我有吞金兽的潜质,一天能吞上百万,我算是被陆聿辰套牢了。”



        她皱眉,“你把那个狗屁经纪人找到,我觉得那人有问题,说不定他是故意的。”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