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小说 - 都市小说 - 女人夜里你不乖在线阅读 - 第42章 风月场里的祈宁小姐!

第42章 风月场里的祈宁小姐!

        陆聿辰表情淡然,没有任何怒气,可是不怒自威的面容让陆炳言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果然,陆聿辰又说,“据我所知周胭投资失败的局也是陆澈做的,他和放贷的公司模仿我的投资公司做了一款理财产品。”



        “理财产品打着荣创的旗号,用的是荣创的logo。”



        陆聿辰摩挲着白瓷杯子的边缘,“爸,陆澈大学学的商科,难道他不知道这不仅仅是侵权?还属非法集资,诈骗,涉及黑恶势力?”



        陆炳言神色凝重,他抬眼看向陆聿辰。



        “聿辰,他是你侄子。”



        “所以,事情我先压下来了,只是爸...他这样的性子手里握着荣创的股权,我不放心。”



        话说到这,陆炳言知道陆聿辰醉翁之意不在酒。



        只是陆聿辰执意把陆澈交出去,涉恶严打环境下,陆澈难逃牢狱之灾。



        陆炳言沉吟片刻。



        他语气央求,“大房还要指着股息分红过活,我划分荣创2%的股份给你。”



        陆聿辰神色讳莫如深,不辨悲喜。



        片刻,他轻笑,“爸,你到底还是疼大哥和二哥他们多些。”



        陆炳言哑声,没说出解释的话。



        他甚至不想让陆聿辰和陆澈当面对质,足见他对陆澈的保护,他多说无益。



        当夜,陆聿辰离开陆家后,陆炳言对老大陆予品动用了家法,替子受过。



        因陆澈康复期不便受罚,可他陪着他父亲在陆氏祠堂呆了一宿。



        出了上次的事儿,祈宁在家呆了两天。



        这两天陆聿辰没联系她,她也没问教训陆澈的事。



        她心里却愈发笃定陆聿辰许是卖了陆老爷子面子,此事翻篇了。



        可祈宁身上背的债却一分不少,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云初也跟着着急,想了不少办法。



        祈宁一身职业套装准备去人才市场投简历找工作。



        云初蹦跳着从卧室出来。



        “小宁,有一个高端私人会所招钢琴演奏师,你要不要去试试?”



        祈宁好奇云初的信息来源,她拿着手机给祈宁看。



        “呐,我之前认识的一个跑散单的经纪人,其实就是个中介,他消息可灵通了。”



        云初也会弹琴,但当初学是为了考电影学院的才艺表演加分,学艺不算太精,



        祈宁看了下招聘信息,她确实合适。



        “怎么对钢琴评级、获奖证书没要求啊?”



        一般这类的招聘都对获得证书及考级方面有要求,这个照片只要求形象姣好,会钢琴表演即可。



        “新会所,哪能一应俱全?应该是着急招人,月薪8万,还有日提成,我觉得不错。”



        云初哂笑,“我和你一起去,招聘好几个人呢!估计要倒班那种。”



        傍晚,祈宁和云初按照要求穿了礼服去了糜夜会所应聘。



        为了减少支出,两人穿的旗袍还是几年前参加高中同学会,两人在苏扬制衣坊定制的,最普通的面料和款式。



        祈宁一袭墨绿色旗袍,盘扣镶边为黑色及黑蕾丝锻,而云初则是一身月白旗袍,领口点缀小米珠和白色蕾丝。



        一青一白,二人出现犹如青蛇白蛇一般,惊艳又妩媚。



        会所四十多岁的女老板眯着眼睛啧啧称奇,“没想到深城地界还有这么标致的姑娘。”



        祈宁皱眉,“老板,我们是来弹琴的,标致与否不重要吧?”



        老板笑得有些猥琐,“重要,美人弹琴和丑女弹琴能一样吗?”



        她又和身边的助理说,“签完合同,安排他俩一起上场。”



        一起就是四手联弹?



        云初不解地看向祈宁。



        祈宁质问,“不用面试?直接表演四手联弹?”



        “我已经面试过了,也不是四手联弹。”



        女人自然最懂女人。



        两人坐在一起挡住了台下客人的视线,那多扫兴?



        合同拿来,祈宁逐字逐句地看。



        “麻烦问一下,日提成是什么?”



        老板抿了口茶,心想日就是干喽。



        她轻笑,“就是小费分成,你们三,我七。”



        没看出合同上有问题的祈宁与云初交换了眼神,两人相继签了合同。



        老板收起合同,安排两人于晚上11点一同登台表演,是作为压轴。



        漫长的等待,让祈宁心烦,她喝了不少水。



        祈宁起身去了洗手间,暗黄色的灯光下,她走在长廊里觉得这会所的生意不太好,也没见到几个人。



        不多时,对面迎上来几个西装革履的男子,中间簇拥一人。



        祈宁避让。



        中间的男人停住脚步,拨开旁边的男人看向那茕茕独立,身姿曼妙的身影。



        他挑眉腹诽:那是祈宁?



        陪同的男人发现他对过去的女子多看了两眼。



        男人笑音低沉,“宋总若是喜欢她,一会儿我出高价买下她,让您试试。”



        宋景年诧异地看向来人。



        “买她?买什么?”



        男人附在宋景年耳边低语,寥寥数语就道出了其中的门道,“宋总放心,十分安全,竞价高者得。”



        宋景年挑着眉眼微微颔首,“还有这种消遣?”



        众人笑容邪魅。



        他却饶有兴致拿出手机,“你们先进去吧,我打个电话。”



        电话通后,宋景年三言两语把事情交代清楚了。



        他冷嗤,“我就说祈宁为了钱财既有手段,又豁得出去,你看吧?”



        陆聿辰眸色深邃,“地址发我。”



        挂了电话,他捞起西服外套,独自开车出去了。



        晚上23点一到,追光灯打来两束,一束照在祈宁身上,一束落在云初那边。



        霎时间,台下有了骚动。



        男人窃窃私语,还有口哨声。



        陆聿辰抬眼看向祈宁,虽然她戴着蝴蝶面具,但他一眼就能认出她。



        一袭墨绿色缎面旗袍衬得她肤白凝脂,浓颜妩媚,可谓“锦袍炫丽仪态娇,圆臀玉腿细柔腰”,修身的旗袍多一分,宽大,少一分,失色。



        妥帖紧致的裁剪,清丽雍容的颜色,让祈宁“乍现玲珑态,平添妩媚娇”。



        见此,陆聿辰垂眸抿了一口杯中的气泡水,喉咙滚动消散闷热。



        宋景年则看着一袭白色旗袍的云初,身段气韵如“皎兮似轻云之蔽月,飘兮若回风之流雪”,实在是明艳大气,出尘卓然。



        他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宋景年探身过去,“啧,绿旗袍的是祈宁?那她身边的姑娘是谁?”



        “不知道。”



        陆聿辰心中怒火翻涌,春情萌动。



        哪有心思关心别个?



        宋景年却叼着烟眯着眼,“你别说,祈宁身段是真美,确实有魅惑众生的资本。”



        陆聿辰冷冷地剜了宋景年一眼。



        见此,宋景年呲牙朗笑,他递给陆聿辰大重九。



        陆聿辰没接,只看向台上弹琴的祈宁。



        一曲《summer》结束,台下掌声,口哨声不断。



        祈宁和云初听得直皱眉,高档会所对着琴师吹口哨,既不尊重又稍显放浪。



        两人要离开,却被四个彪形大汉给禁锢在了台上。



        会所老板和气上台,“这是今天夜场最后两位夜皇后,年龄不足25,经验不多,但身段皮肤,各位老板可是看得见啊!”



        祈宁和云初此时才发现事情不对,可彪形大汉已经把胶布贴在了二人的嘴上。



        女老板拿开麦克风,压低了声音。



        “合同都签了,还想叫?一会儿,你们去客户床上叫。”



        祈宁和云初此刻方知上当。



        女老板却朗声说,“先拍第一位,绿色旗袍美女,一夜,起拍价5万,封顶价100万,现在开始竞拍。”



        她话音刚落。



        一个低沉磁性的声音传来,“一百万!”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