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小说 - 都市小说 - 女人夜里你不乖在线阅读 - 第26章 他暗宠的女人,茶艺大师?

第26章 他暗宠的女人,茶艺大师?

        李奇掂量陆聿辰语气里的意思。



        他委婉解释,“祈宁工作很卖力,昨天又差点出事,我作为她的直管领导很歉疚,所以和她商量想帮她一下。”



        听此陆聿辰皱着的眉心舒展了几分,又补充。



        “李经理既然知道,以后处事要更谨慎些。”



        祈宁觉得陆聿辰莫名其妙的。



        而店员却拿出了礼服的订单,还有出租折损价格及最后的赔偿价钱。



        祈宁扫了一眼赔偿价格。



        “两万五?你没开玩笑吧,这么贵?”



        李奇也吓了一跳。



        他觉得顶多千把块钱的礼服,怎么就要两万五了?



        祈宁的声音变着调,软糯的音色陡然拔高十分滑稽好笑,像是柔软的小猫被踩了尾巴一样。



        陆聿辰掐着烟看向局促不安的李奇,他嘴角拢起一抹淡笑。



        李奇脸色变了又变,显然这个数目对李奇来说也不小。



        祈宁又开始讨价还价。



        “一件放在最便宜租金里的礼服,你现在和我说是知名设计师款。你这不是敲竹杠吗?”



        店员觉得祈宁不想赔钱。



        她将客户量身订单还有制作要求,以及设计师接单手绘草图都找了出来。



        “这件礼服是法国服装设计师肯尼为钢琴家叶西棠小姐量身定制的。叶小姐本打算在深城演奏会上穿的,可后来演奏会因个人原因取消了,这衣服她没来拿。”



        这曾经是叶西棠的礼服?



        陆聿辰听到叶西棠的名字皱了皱眉。



        他在回想去年叶西棠未能成行的音乐会的时间好像是去年6月。



        她还给他寄了演奏会的vip票。不过,她又没回来,取消了演奏会。



        祈宁目光落在文件上,她盯着叶西棠的名字看得出神。



        店员又说,“我们店以两万八的价钱收回礼服,可一直没卖出去也没人租。您是第一个租礼服的人!按照去年款式折旧,再去除你本次租赁的折旧价格,要您赔偿两万五,不过分吧?”



        祈宁却觉得她走进了怪圈,一个无法逃离叶西棠“光环”的怪圈!



        可她祈宁为什么就逃不开“叶西棠”这个人呢?



        连港城这个她第一次来的地方都有叶西棠的影子,租穿个礼服都是叶西棠不要的。



        祈宁回神,她点头,“您说的没错,我照价赔偿!”



        陆聿辰见祈宁眼神哀戚透着不忿。



        他伸手拿出全球限量黑卡放在台面上,“小姐,刷这张卡,连带着....”



        “陆总,我选好了!”



        沈辞夕的声音传来,秦骁跟在她的后面。



        陆聿辰微微颔首就对店员说,“除了那位先生,我订做西装,沈小姐和这位小姐的衣服赔款钱都刷这张卡。”



        秦骁,“......”



        沈辞夕却不依不饶,“陆总,咱不是说好了吗?您这套西装,我送您。”



        “我没有花女人钱的习惯,心意领了。”



        陆聿辰的声音低沉,冷肃,可他却盯着祈宁。



        祈宁眼神中的情绪十分莫名。



        她轻轻地叹了口气,“小叔,我现在手上钱不够,我回去就把衣服钱转给你。”



        沈辞夕不解的眼神在两人之间来回逡巡。



        “这么有骨气?”



        陆聿辰话音落,紧绷下颌。



        他寒凉莫名地剔了一眼李奇又低声说,“你的李总负担不起,他给不了你关照,我给你,你就不要?”



        两人对视间,沈辞夕和店员了解了情况。



        她有些不解——作为陆家大少爷的未婚妻,祈宁连件礼服都赔不起?



        祈宁不再看陆聿辰的眼睛。



        她垂眸说,“小叔,一码归一码,衣服是我穿坏的,我赔钱正常。”



        “我非要花这个钱呢?”



        陆聿辰十分气闷,尤其是李奇一直在旁看着他上杆子解围却遭拒。那种男人与男人之间“默契较量”让他很难堪。



        沈辞夕忙圆场,“祈宁,一点小事儿,你不用和陆总计较那么多!”



        祈宁看向沈辞夕,又扫了一眼陆聿辰.



        她潋滟一笑,“那谢谢小叔了。”



        店员见此刷卡。



        “先生,一共消费42.6万元,请您签字。”



        陆聿辰签字。



        店员将祈宁那条废了的裙子递给了她。



        她没接,“这裙子是小叔赔的,理应给小叔。”



        陆聿辰偏头看向祈宁,“嗯?”



        “小叔不想要这条裙子?这可是您前女友叶西棠小姐的,您拿回去睹物思人也好啊!”



        祈宁捏紧了背包带子,“我是真的不知道会租到叶小姐的裙子。不然,我不会去碰您的禁忌。”



        一字一句,字正腔圆。



        祈宁就是说给沈辞夕听的。



        这或许“卑劣”了点,但沈辞夕故意推她下水,陆聿辰又非买走裙子不可,那她也不介意一石二鸟。



        说完,祈宁歉意的冲沈辞夕摇了摇头,摆出一副“我尽力了,对不起没帮到你”的样子。



        沈辞夕此刻才明白陆聿辰非要赔偿裙子不是为了祈宁,而是因为这条裙子曾经是他前女友的,他想睹物思人而已。



        祈宁狡黠的神色一闪而过。



        她礼貌告辞。



        “谢谢小叔,我和李总还有事,先走了,沈总,我们深城再见!”



        陆聿辰哂笑,眉眼不见怒色。



        “祈宁,你什么时候考的茶艺大师资格证?”



        祈宁,“......”



        客套,礼貌,周全的祈宁只顿了顿就拉着李奇的胳膊出了门,她欢快的步伐都充满了得意。



        “学得茶里茶气的。”



        陆聿辰小声的嘟囔了一句。



        但他也不意外,祈宁本来就很有心机,也不是能吃亏的性子。



        这种“小报复”在她那算得了什么?



        陆聿辰竟然勾着嘴角笑了。



        店员将祈宁租的礼服袋子往前送了送,“先生,这裙子您....”



        “给我吧!”



        秦骁伸手接过。



        沈辞夕攥紧了手,脸上却依旧平和。



        只有秦骁无语地按了按眉心。



        别人看不出来,他还看不出来?



        陆聿辰明明是故意的,他在给沈辞夕打预防针——对他别太上心,他就没上心。



        至于祈宁,陆聿辰“认栽”了!



        他小小地满足了一下祈宁的报复心理,关键是祈宁真的不用掏钱赔裙子了,他这是暗着宠?



        沈辞夕盯着秦骁拎着的礼服袋子,她觉得十分刺眼,她更怕被比下去。



        她了解到这件衣服是按照陆聿辰前女友叶西棠的身形量身打造的,可见陆聿辰喜欢的女人身材都是一级棒的,那她呢?



        陆聿辰催促秦骁,“走吧,我还约了远洋的总裁。”



        沈辞夕稳着心神,上了车。



        车开出没多远,陆聿辰就看到李奇提着大包小包从特产店里出来,身后跟着拿着椰青在喝的祈宁。



        两人有说有笑的。



        祈宁又撑开遮阳伞过来,与李奇并肩而行替他遮阳。



        她笑眼弯弯像只小狐狸一般,娇俏美艳。



        祈宁从未对陆聿辰这么笑过,想到这他转了转手上的蓝钻尾戒,神情莫名。



        就听沈辞夕笑着说,“那不是祈宁吗?要不是知道她是陆少的未婚妻,看她和李总倒真像情侣!”



        陆聿辰顿了下手,抬眼笑问,“他俩像情侣?”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