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小说 - 都市小说 - 禁止离婚!陆少夜夜跪地轻哄在线阅读 - 第335章 手术后,乔时宴的肝开始疼痛

第335章 手术后,乔时宴的肝开始疼痛

        乔时宴一痛。

        他心中欢喜又悲凉,以后他时常可以看见她,但他想她的心里大概又厌恶他几分……

        他不在意,真的不在意!

        当天金秘书请来了律师,办理了相关手续,从此以后小何欢的名字正式变更为乔欢,在法律上是乔时宴的女儿,也过继到乔时宴的户口本上。

        手续办好后,孟烟看着‘乔欢’两个字,怔忡良久。

        ……

        一周后,乔欢接受了骨髓移植手术,手术十分成功。

        乔时宴身子,似乎也无大碍。

        一切似乎都很好!

        乔时宴待小乔欢很好,当成亲生女儿一般疼爱,但这并不能温暖孟烟的心……

        鳄鱼的眼泪,没什么好感动。

        小乔欢出院那天,已是二月春风。

        病房里,孟烟给她收拾行李,她总归是舍不得眼里一直带着淡淡的氤氲……

        张妈说:“要不,再求求先生?”

        孟烟轻摇头:“他若是心软早就心软了,怎么会等到今天?”

        虽在一个城市,但她还是事无巨细地添了好些东西,一齐让张妈带着去乔时宴的公寓,她生怕小乔欢吃的不好、穿的不暖。

        张妈不禁落泪,

        她向孟烟打包票:“太太放心!有我张妈在,孩子不会饿着冻着的……再说您不时也会过来探望,小乔欢不会受累的。”

        孟烟轻点了下头。

        恰好,乔时宴出现在门口,听见不少。

        但他没说什么,只是接过孟烟手里的行李箱,一手抱过小乔欢很温柔地说:“跟爸爸回家了!”

        小乔欢跟他很亲近。

        她搂住乔时宴的脖子,黑乌乌的大眼睛望着孟烟,只能说几个字:“妈妈……也去……宝宝要妈妈……”

        孟烟一下子绷不住了,

        眼里有泪。

        张妈更是不禁叹息:“作孽哦,好好的一个家庭散了!”

        最后孟烟不放心,还是跟着去看看。她自己开的车,跟在乔时宴的车后头。

        半小时后,两辆车停在公寓楼下。

        公寓不大,但布置得很温馨。

        乔时宴的卧室隔出儿童房出来,放着粉红的小床,还有一间小小的衣帽间,能看得出来,他把最好的都给了乔欢,是真心养着孩子的。

        但,孟烟无法释然……

        乔欢很喜欢那张小床,小姑娘动手术吃了很多的苦,这会儿她坐在小床上高高兴兴地玩起小玩具,那张小小的脸蛋惹人怜爱。

        孟烟心里知道,该离开了。

        可是她舍不得啊!

        一直到小乔欢累了睡着,她轻轻帮小家伙盖上被子又凝视许久,才狠狠心打算离开……总要离开的,长痛不如短痛。

        孟烟直起身子,却撞进一具温热的怀抱。

        接着,她的细腰被人握住。

        孟烟心里一惊。

        她压低声音带了一丝恼怒:“乔时宴你干什么?”

        明显,他也怕吵醒孩子。

        他半搂半抱将她拖进他的卧室,地方十分逼仄,只有一张铺着深灰床单的单人床……孟烟被他轻压在上面。

        屋外下起了暴雨,雨势如竹。

        卧室外头,是张妈在厨房里忙碌的声音,她心里盼望着太太在先生这里吃个午饭,她特意买来了鲜鱼鲜肉,准备做一桌子团圆饭。

        孟烟很是难堪。

        她主动过来的,现在被他压在床上。

        她的鼻头红红的。她仰头望他,嗓音更是沙哑得不像话:“难道你抚养乔欢,就只是为了骗我过来、为了床上这点子事情?乔时宴如果你生理需求真这么大,你找外面的女人解决……别缠着我!”

        乔时宴手掌包裹着她。

        他黑色的眸子专注地看她,一下一下地撩着她。偶尔她受不住,小巧的鼻翼会微微嗡动,他光看着就想跟她睡觉。

        她实在挨不住的时候,微仰起头,低泣出声。

        “哭什么!”

        他凑过去,轻轻吻掉她的眼泪:“在香市的时候不是很好吗?明明我们只做了一次,但你身体来了两回感觉。”

        话才说完,他的脸上就被甩了一耳光。

        他的脸疼。

        肝脏的部位,更是钝痛。

        他像是不经意轻轻擦过那个部位,缓解那儿的疼痛……

        孟烟已经是强弩之末,她轻闭着眼睛、声音破碎:“乔时宴你再这样的话,我不会再踏进这里一步……你别逼我!”

        “我不逼你!”

        他轻轻挪开身体,让她坐起来。

        她衣衫凌乱,端庄挽起的黑发也散了开来,整个人都震颤着一种被凌虐的美。她靠在床边,手指颤着整理衣物,但是手指怎么也扣不起那米粒大小的扣子。

        乔时宴捉住她的手,替她将扣子扣好。

        他望着她诱人的隆起,没有掩饰自己的欲求,喉结情不自禁地耸动——

        孟烟落荒而逃。

        她跑到外头被张妈瞧见,张妈是过来人,一下子猜到里面发生的事情,她不禁暗骂:“先生真不是东西!”

        孟烟手指还在发抖。

        她从包里取出一张卡,她告诉张妈以后每月会打10万进来,算是张妈的工资。

        张妈不肯收:“这太多了!我不能要!”

        孟烟微微仰头,她压抑了半晌轻声说:“不多的!替我照顾她……再过些日子,我会想办法接她回去。”

        张妈捏着那张卡,半晌轻声说:“太太放心!”

        外面还在下着暴雨。

        但孟烟却执意要走,她跑下楼冒雨冲到车旁。

        她身上几乎湿透了,但她顾不了那么许多,她现在就要离开这里……

        她怕,

        她怕他!

        她怕乔时宴!

        她更怕自己心软,那就太难堪了!

        一把雨伞,替她挡住风雨。

        耳畔,是乔时宴微哑的声音:“雨太大了!我送你回去。”

        孟烟掉头,她在雨里跟他对视……

        她蓦地打掉雨伞。

        瓢泼大雨无情地浇灌在他们的身上、脸上,以至于分不清那些是雨水,还是泪水……

        孟烟颤着嘴唇,冷笑:“乔时宴你每次只考虑你自己,你只是觉得留下她,能跟我破镜重圆,你从未想过我的处境和感受、没有想过这是不是我要的?”

        他黑眸微紧:“小烟!”

        他伸手,想握住她的手,但孟烟粗暴地拨开了。

        她退后一步:“你能不能放过我?能不能让我过一点点好日子?你能不能大发慈悲……不,在你乔时宴的字典里,哪里有什么慈悲?”

        “小烟!”

        乔时宴心痛地叫她名字。

        他想解释,但是还没有说出口肝脏又疼痛起来……

        这一次竟是难忍。

        他往后退一步靠到车身上,手指不住地颤抖着,从衣袋里掏出一瓶止痛药来……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