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小说 - 都市小说 - 农门福妻算卦灵,禁欲权臣宠上瘾在线阅读 - 第449章 冰棺

第449章 冰棺

        “就是那画中灵的丈夫和叶家的二少爷。”

        朱仙姑说道,“只要有了他们的身体和魂魄,制造出替身后,胭脂娘娘就能瞒天过海,从封印里面出来了。”

        “不错!”

        此时,魔物的声音忽然变得柔和起来,带着蛊惑的说道,“小道士,我可是这世上最强大的存在,只要你能够臣服于我,等我出去后,任何愿望都能帮你实现。”

        听着那魔物的话,云溪鹿神智忍不住的有了片刻的恍惚,内心更是生出冲动,想要开口答应下来。

        不过,好在被她很快给压下去了。

        她有些后怕地摇了摇头,这东西真是可怕,简直是防不胜防!

        于是,她深呼吸口气,拒绝道,“你都知道我是修行之人了,怎么可能助纣为虐,被我遇到便是你的死期。”

        然而,那魔物并未就此放弃,而是继续放缓声音说道,“你当真不考虑一下么?你就没有想要的东西,或者是想要重新见到的人?比如说,你的师父。”

        闻言,云溪鹿内心真是狠狠动摇了一下。

        不愧是魔物,果然最是能洞察人心,只可惜遇上她,这魔物还是失算了。

        云溪鹿摇头道,“所以说,你是魔而不是人,永远不知道生而为人,还具有一种名为信念的东西。”

        “信念?”

        果然,魔物眼底浮现了迷茫之色,看着云溪鹿露出不可置信来,“人类最大的特点,难道不是欲望么?”

        每个魔物都是从一点点的小负面能量成长而来的,这魔物能够长大这么大,自然遇到了很多事情。

        因此,它对人性可以说是相当的了解。

        几乎是只要给出足够的诱饵,就没有不上钩的,妖亦然!

        至于信念,那是什么东西?

        它从未听过。

        “当然,是人就会有欲望,而我们修行之人首先要学会的,就是战胜欲望,不做欲望的奴隶。”

        云溪鹿淡淡的说道,“所以,你不用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你的办法或许对普通人有用,但不是对于修行之人来说是没用的。”

        当然,道士也有被利欲熏心的,但那些人已经不能算是修行之人。

        因为,他们已经没有德行可以修了,不过是歪门邪道罢了。

        “油盐不进,真是麻烦!”

        到如今,魔物也算是听明白了,云溪鹿是个心智极为坚定之人,它是无法进行蛊惑了。

        这个认知让它相当的愤怒,活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此无力的情况。

        “主银!”就在此时,木马精带着鬼美人蝶过来了。

        “哇…好香好香啊,比方才那东西身上的味道还要香上一百倍!”刚到地方,鬼美人蝶就不停地抽动鼻子,一双眼睛亮得吓人。

        “啊,鬼美人蝶,居然找过来了!”原本愤怒的魔物,在见到鬼美人蝶的瞬间直接崩溃了,开始疯狂地往通道深处跑。

        刚才分身被鬼美人蝶所吞噬,那种极致的恐惧还留在魔物的内心,是真的不想再遭遇一次。

        所谓的克星就是如此,面对面前的时候根本是半点反抗之力都没有的。

        “好吃的,你别跑!”

        美味在前,鬼美人蝶怎么可能放过,立刻就追了上去。

        听到它的话,云溪鹿有些哭笑不得。

        若是被世人知道,那听之便闻风丧胆的魔物,在鬼美人蝶眼里竟成了“好吃”的,估计都要惊掉下巴了。

        “什么情况,胭脂娘娘为何要如此怕一只蝴蝶?”朱仙姑也是被眼前的情景给弄得愣住了。

        毕竟,在朱仙姑心中,魔物一直是几乎无敌的存在,还是第一次见到它如此狼狈。

        “啊!”

        没多久,通道深处就传来了黑雾的惨叫声。

        云溪鹿知道,定然是鬼美人蝶已经开始享受美食了。

        她也没有打扰,而是看着朱仙姑问道,“柳培文的肉身呢,你放在哪里了?”

        她虽然拿回了柳培文的魂瓶,但是找了这么久,却都没有看到他的肉身。

        云溪鹿觉得,应该是被特意关起来了。

        闻言,朱仙姑眼珠子转了转,方才说道,“我可以告诉你,但你要答应放过我。”

        云溪鹿淡淡的道,“我可以保证不杀你,但必须送你去地府接受审判。”

        “那不行!”朱仙姑立刻拒绝。

        它清楚得很,以它犯下的那些罪孽,若是去了地府,下场一定会很惨。

        “如此,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云溪鹿微微一笑,便是从怀中拿出一张天雷符来,“这是小威力的天雷符,虽然不至于将你给劈得魂飞魄散,但让你痛不欲生,还是能做的。”

        “你…别别别,我说,我说还不行么!”

        朱仙姑之前就领教过天雷符的厉害了,那会儿它还有肉身,就觉得痛苦无比了,这会儿直接作用在魂魄上,威力定然加倍。

        左右云溪鹿都会送它下地府的,那不如现在少受点苦。

        “早这么配合不就好了,说吧,在哪里。”云溪鹿这才满意的说道。

        “跟我来吧。”朱仙姑叹口气,就开始为云溪鹿带路。

        这次去的是另一条通道。

        方才云溪鹿就发现有分叉口了,只是那会儿觉得并不是什么相关的事情,所以就没在意。

        如今想来,好在是多问了一句,否则她自己找的话,估计如何都找不到的。

        通道还是很大的,毕竟朱仙姑的体型放在那里。

        走了一会儿,前方豁然开朗,落入眼帘的,是一眼看不到头的…冰棺!

        没错,整个宽阔的山洞里放了无数冰棺,里面全都有人装在里面。

        “柳培文的肉身也在这里?”云溪鹿问道。

        “是的。”朱仙姑点头,就带着云溪鹿到了最里面的一副冰棺前面,“就是这个了。”

        云溪鹿赶紧将画中灵给放出来,对着她问道,“瑶轴,你认一认,这人可是柳培文?”

        “相公,没错,这就是我相公,他这是怎么了?”画中灵趴在冰棺上,看着云溪鹿焦急地询问道。

        “放心,他没事,不过是魂魄离开肉身太久,陷入了沉睡而已。”

        云溪鹿说着,便拿出柳培文的魂瓶来,“只要让魂魄归位,人就能醒来了。”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